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渣男必须死 > 第28章 梁薄的心路历程 5

第28章 梁薄的心路历程 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天,梁薄刚到公司,就接到小周的电话,说是在接郁小姐的路上,她偏头疼发作,又坚持不让自己送她去医院,从半路下车了。
  
      在电话里,他只是淡定地说了一句“知道了”,挂了电话就淡定不了了,小保姆病了
  
      为什么会突然头疼
  
      被渣老公气的
  
      还是天冷穿少了
  
      之前骑个破车子风里来雨里去的都没事,现在车接车送的还冻坏了
  
      他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打个电话问问。
  
      小保姆在电话里支支吾吾,又在编她那并不高明的谎话,他就不明白了,她为什么非要对一个测谎仪一样的男人说谎话。
  
      他正合计着怎么教训她,就听啪嗒一声响,电话就没音了,再说话里面就没人答应了。
  
      怎么回事,他挂断重新打,提示无法接通,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小保姆出事了
  
      想到这里,他再也坐不住了,拎起外套冲了出去。
  
      一边开车一边通过定位搜索,到了定位提示的大概范围,他下了车,把附近找了个遍终于在一个花坛边找到了她。
  
      他远远的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垂首坐在花坛上,不用看脸,就知道是小保姆。
  
      她弯着腰,低着头,厚厚的棉服都掩饰不住她的削瘦和疲惫,她双肩颤抖着,像是在哭泣,身边行人来来往往,指指点点,她也毫不在意,只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不可自拔。
  
      那一刻,他的心是疼的,切切实实的疼,倒不是他有多心疼小保姆,他只是由此想到了自己。
  
      从小到大,他也曾这样哭过两回。
  
      一次是母亲离世后,他半夜睡不着,偷偷溜进母亲的房间,坐在她每日梳妆打扮的地方,想着这镜子里永远不可能再出现那张一直到老都精致如画的脸,他才确确实实的相信,那个美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的母亲真的离开了。
  
      那一夜,他坐在镜子前哭肿了眼,他觉得,如果苍天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才不管母亲回不回家,打不打牌,和不和自己一起吃饭,跟不跟父亲吵架,她哪怕一无是处,只要她活着,自己就是有妈的人。
  
      第二次哭,是黄岚走后,他和张局长打了一架,被张局长拉去喝酒,喝完酒回到家,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婚房,想着黄岚挽着那个外国人穿过安检口的画面,他一时悲从中来,跌坐在床头,失声痛哭。
  
      他当时想,为什么他身边都留不住人呢
  
      这世界已经如此冰冷,就不能给他一个可以陪伴终生的人吗
  
      思及自己的往事,再看小保姆独自哭泣的身影,他真的有种想要把她抱在怀里,给她温暖的感觉。
  
      抑或者,是想和她互相取暖。
  
      他大步走过去,站在她面前,已经伸出手想要把她拉进怀里,最终还是放弃了。
  
      这样会不会太突兀了他担心小保姆又会像受惊的兔子一样逃跑。
  
      小保姆发现了他的存在,抬起头来。
  
      一双泪眼,两行鼻涕,好丑啊
  
      不过还是好心疼。
  
      他问她为什么哭,她不说话,冲他摊开手掌,上面躺着一支摔碎的手机。
  
      难怪电话说着说着就没音了,原来是摔坏了。
  
      说她笨冤枉她了吗三不五时的摔个跤,切个手,如今又把手机摔了。
  
      不过,她害的自己大老远的跑出来找她,又哭的那么伤心,仅仅是因为摔碎了一支手机
  
      而且款式还那么老
  
      “所以,你就是为了这个哭”他不悦地问道,心想多大点事呀,回头送你一箱怎么样
  
      谁曾想,就这么一句话,那女人又嚎啕大哭起来。
  
      干什么嘛,他吓了一跳,心想要不要躲开一些,免得过往的人以为自己欺负了她。
  
      真是算了,他才懒得在大街上和一个挂着两条鼻涕的女人计较。
  
      他不耐烦地拉起她,满大街找手机店。
  
      小保姆被他拉得跌跌撞撞,也顾不上哭了。
  
      认识这么久,好像是第一次牵她的手,他心里想,天天做饭,保养的倒是挺好,又软又滑的。
  
      等等,刚才还看见她揉脸来着,滑滑的,会不会是沾上大鼻涕了
  
      哎呦丢开算了
  
      不过,他还是很绅士地忍住了,一直到进了手机店才松开。
  
      小保姆脸红红的,不知道走热了还是害羞了。
  
      应该是害羞了,任谁被他这么个大帅哥牵着招摇过市,都会脸红的。
  
      营业员过来招呼,问需要一款什么样的手机。
  
      他看看小保姆,对方只顾着害羞,什么也不说。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样的他心里想,既然你那么冒失,那就要一个耐摔的吧,省得下回摔破了又哭鼻子。
  
      于是他就自做主张地说道,“耐摔的。”
  
      也不知道这句话怎么就戳中了小保姆的笑点,她扑哧一声破涕为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