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渣男必须死 > 第25章 梁薄的心路历程 2

第25章 梁薄的心路历程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到公司,坐在办公室里,梁薄许久没静下心来,要具体说想了什么,好像什么也没有,但就是进不了工作状况。
  
      他揉揉眉头,手放下时,情不自禁地抚上了另一只手上的绿宝石戒指。
  
      戒指是黄岚送给他的订婚礼物,时至今日,他还清楚地记得,女孩子语笑嫣嫣的把戒指套到他手上,说从此以后,你就被我圈住了,再也跑不掉了。
  
      他不善表白,却在心里说,怎么可能,我若爱上一个人,必定要从一而终,绝不会像我爸那样,两段情,误了三个人。
  
      只是没想到,最终跑掉的人却是黄岚自己。
  
      那段时间,应该是他生命中最黑暗的阶段,他每天疯狂的找她,那种疯狂,是他一辈子都没有过的。
  
      他甚至跑到警局去报案,说自己的未婚妻失踪了。
  
      警局很久没传来消息,气急败坏的他冲进警察局大吵大闹,又砸又打,导致的后果是被当场关押。
  
      后来父亲听说了,就托人找到了张局。
  
      张局去看他,本意是想放了他,结果长年做思想工作养成的习惯,放之前就忍不住对他一通说教。
  
      他本来就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这些絮絮叨叨,就冲过去和张局掐了起来。
  
      他虽然人高马大,但奈何人家张局有真功夫在身,最终还是把他制服了。
  
      两人歇了一会儿,站起来。
  
      张局掏出手机,说我这里有一段视频,本来不打算让你看的,你过来辨认一下,是不是你未婚妻。
  
      他忽然觉得口干舌燥,两腿发软,这情形就跟电视里警察让家属指认死者身份一样。
  
      事实证明他想太多了,视频里并没有血呲糊拉的杀人现场,只有黄岚挽着一个男人的手,通过机场安检的画面。
  
      黄岚微微露了个侧脸,那男人只有一个背影,看不出黑白美丑,只是从头发看,明显可以看出是一个外国人。
  
      想必应该是很优秀的吧,不然怎么会让黄岚放弃了婚礼,和他私奔呢
  
      张局收起手机,说看着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就是脑子差根弦,人家明显就是不要你了,你还傻了吧唧的满世界找她要真失踪,她家人怎么不报警
  
      他这才幡然醒悟,本以为别人都傻,都笨,都不做为,原来,自己才是那个又傻又笨的人。
  
      但是,他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黄岚会放弃马上就要举行的浪漫婚礼,跟一个外国人远渡重洋
  
      她一直梦想着成为公主,去那边,就是公主了
  
      他真的不明白,他发现他从未真正了解过她。
  
      他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指间的戒指,不管什么时候,戒指永远是冰冷坚硬的,像一颗永远也捂不热的心。
  
      从那时起,他就养成了有事没事都要转戒指的习惯。
  
      他觉得这样可以让他清醒,提醒他不要再一次被蒙蔽双眼。
  
      可是今天,当他又转起戒指时,他脑子里没有别的,只有那一盆稠糊糊的汤和那女人无意识的一咬唇。
  
      相比之下,她的唇更小,更饱满,更红,像五月成熟的樱桃。
  
      而她一低头的动作,像极了当年小石头的妈妈,那么温柔。
  
      恍恍惚惚到了下午,他突然觉得饿,也不知道,那个女人今天会做什么菜
  
      他忍不住想去看看,可是,找个什么借口呢,毕竟,自己很少去父亲那里吃晚饭的。
  
      后来,聪明的他,终于想到了好办法,打着关怀父亲的旗号,让小周他们买一大堆果蔬肉蛋,拎着去了父亲家。
  
      其中还有一大袋面粉。
  
      可能以后那个女人会经常做那个面粥,也不知道一袋面粉能做几顿
  
      直至进了家门,他才回过味来,儿子去父亲家里,还需要什么借口吗
  
      他站在客厅,期盼着父亲能问他一句“吃饭了没”,这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餐桌前看一眼。
  
      父亲果然问道,“吃饭了没”
  
      “没呢”他迫不及待地答道。
  
      果然,父亲就吩咐那女人给自己拿碗筷。
  
      他走过去坐下来,先看桌子上的菜,这回做的是鸡蛋羹和乌鱼汤,看来是专门为父亲做的,不过那又怎样,反正有那么多,父亲肯定吃不完。
  
      他做好心理建树,厚着脸皮和父亲你争我抢的把饭菜吃了个干净。
  
      虽然父亲很嫌弃地瞪着他,但是,好饱啊
  
      “我吃饱了。”他站起来要走,没想到父亲突然提出让自己顺带送那女人回家。
  
      这个提议太突然,那女人顿时就涨红了脸,像一只受惊的鸽子。
  
      但最终,她还是没能拗过父亲,手忙脚乱的跑去厨房收拾,我看她健步如飞,根本就不像父亲说的,骑车摔伤了腿脚。
  
      不过,她脸上倒是有明显的淤青。
  
      她在撒谎,她不是骑车摔了,而是被人打了。
  
      什么人会打她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