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渣男必须死 > 第210章 不测

第210章 不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七终于回来了,带着若思回到了江城。
  
      别墅里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一个若思加一个兮兮,赛过一台大戏,角角落落都回荡着她们的欢笑。
  
      就连家里的佣人们都感染到了这种欢乐,干起活来都带节奏感。
  
      婚礼已经定在下周日,新人却从一对变成了两对,策划团队只好推翻了之前的方案,重新设计。
  
      梁薄和沈七商量着一些细节,却不让我和若思参与。
  
      “这些小事,你们就不用管了。”沈七说道,“你们要做的,就是趁这几天抓紧打理自己,虽然你们配我们是有差距的,但也不能太丢人了不是”
  
      这话说的,若思当场就要发飙,幸亏楚大师及时赶到,才不至于酿成血案。
  
      楚大师就是当初我去酒会时给我化妆的那位,现在,他被梁薄雇下来,在这一周内专门为我和若思服务。
  
      若思很欣赏他的本事,对他提出的任何关于保养的建议都奉若圣旨,不遗余力地照做。
  
      一来二去的,沈七就有点嫉妒他,因为秦若思越来越不听他话,常常把他气的抽抽。
  
      楚大师今天同时给我们做面部和手部护理。
  
      我和若思躺在床上,脸上手上都涂抹了厚厚一层护理膜,闭着眼睛听楚大师细声慢语地讲解护肤知识。
  
      过去,我是不注重这些的,很多东西别说用了,听都没听说过,所以大部分的时间就像听天书,茫然无知。
  
      若思就不同了,她特别爱美,平时就很关注这方面的信息,所以听的津津有味。
  
      不过,楚大师的声音还是很不错的,催眠效果很好,于是,我听着听着就进入了半睡眠状态。
  
      如果不是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我就真的睡着了。
  
      我手上脸上全是粘糊糊的膜,只好拜托楚大师帮我接电话。
  
      他拿起来看了看,对我说道,“来电显示是“总店”,我接方便吗”
  
      “方便,方便,你接吧。”我说道,既然是总店,那多半是张小翠打来的,我们之间又没什么秘密,有什么不能接的。
  
      楚大师接通电话,嗯嗯啊啊了几句,就挂了。
  
      “说什么了”我问道。
  
      “没太听懂。”楚大师说道,“好像是说你们店里的一个大夫,上午被人请去出诊,到现在还没回来。”
  
      “我们店的大夫”我疑惑道,“我们好几个店都有坐堂大夫啊,她说没说几分店”
  
      “没有。”楚大师说道。
  
      “那她有没有说姓什么”我又问。
  
      “说了,可我忘了。”楚大师说道。
  
      我无语,大师忘性真够大的,这也就一转眼的功夫好不好
  
      “我们店有金大夫,孟大夫,常大夫,文大夫,你想想看是哪个。”我说道,“还有,姓金的有两位,如果是那位年纪大的,我们都叫金老大夫”
  
      “啊对,就是金老大夫”楚大师拍着脑袋说道。
  
      金老大夫
  
      他轻易不会出诊的呀,来了这么久,他一共才出过两次诊,而且两次都是紧急情况。
  
      那这次又有什么紧急状况发生呢而且还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要真是病情危急,患者家人为什么不直接送到医院
  
      我隐隐感到事情不对劲,就让楚大师帮我洗了手脸,套上外套去了客厅,却发现沈七和梁薄不在,佣人说他们刚才出去了,说要去公司一趟。
  
      我只好叫上国仔,让他送我去药房。
  
      我们赶到药房,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我一进去,大家都用一种焦灼的眼神看着我,这让我有了更加不好的预感。
  
      金继业还在接待患者,但从他和患者的对话中,就能明显感到不安的情绪。
  
      “小翠,到底怎么回事”我走过去问张小翠。
  
      “长欢姐,是这样。”张小翠说道,“上午十点多钟,来了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中年妇女,哭哭啼啼的,说她家男人病了,想让金老大夫去给看看。
  
      金老大夫起初不答应,告诉她如果病的严重就送医院,他去也没用。
  
      那女的说不是特别严重,但是她和她丈夫都是从外地来的,在江城也没什么正经工作,靠捡废品为生,去一趟医院,一个月的废品就白捡了。
  
      金老大夫听她说的可怜,就动了恻隐之心,就打算让继业跟她去一趟,可那女的吧,还就认准了金老大夫,说是老大夫看病放心。
  
      你说,咱们想帮她,她还挑上了,继业当时就恼了,说谁都不能去,那女的就又开始哭,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后来,金老大夫被她哭的没办法,只好跟着她去了。
  
      临走我们还问她远不远,她说不远,就在这条街尽头的垃圾场,他们夫妻就在垃圾场旁边搭棚子住。
  
      她说的真真切切的,我们都相信了她的话,任由金老大夫跟着她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