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渣男必须死 > 第162章 小屁孩

第162章 小屁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谁知道,随他折腾吧”我说道,“我已经放弃了跟他抗争,因为,我们终究争不过他。”
  
      “谁说的”潘晓甜瞪眼道,“毛爷爷他老人家说了,与天斗,其乐无穷,所以我们就和他斗一斗,看他究竟能怎样”
  
      “你斗吧,我是真斗不动了”我说道,“我现在只希望警方能够早点抓到那两个人渣,让我安安生生地过一段快乐的时光,然后眼睛一闭”
  
      “闭你个大头鬼”潘晓甜骂道,“郁长欢你是不是想让我骂你,啊你说的这么轻松,你眼睛一闭,兮兮怎么办,药房怎么办,那两个要死要活的男人怎么办,我们这些人怎么办
  
      你要知道,你虽然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但你活着不是只为了自己,是,没错,生活太苦,世道艰难,负担太重,责任太大,可这些烦恼每个人都有,你看外面那些千千万万的人,不还是一样要背负这些活过一天又一天吗
  
      那些上班族,租不起市区的房,跑去偏远的郊区住,起早贪黑,每天挤几个小时公交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也一天天过来了吗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难处,只有那些胆小懦弱的人,才会想要轻生。”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说道,“可是我真的好累呀算了,不说这么沉重的话题了,我问你,黄岚怎么样了”
  
      “她呀”潘晓甜说道,“大家都在忙你,谁有闲心管她,不过,你等着瞧吧,有她哭的时候,她也没看看自己招惹是两尊什么神”
  
      “唉”我叹了口气,“人心呐,总是没个知足的时候”
  
      说了一会儿话,我有点困倦,就窝进被窝里睡了。
  
      睡梦中我感觉有人在耳边轻声叹息,那声音似怨似艾,似梦似幻,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不是在病房里,而是在西山陵园沈七妈妈的墓前。
  
      沈七穿着白色的衣服背对着我站在墓前,看着他妈妈的照片一声声叹息。
  
      我走过去,想要安慰他,张口却说了一句不沾边的话,我说沈七你怎么不穿粉色衬衫了
  
      他看着我凄然一笑。
  
      “那边不让穿粉的,只让穿白的。”他说道。
  
      “哪边”我疑惑地问道。
  
      “那边”他伸手指了指他妈妈旁边那个空着的墓,又冲我笑了笑,轻飘飘地过去了。
  
      那墓好像两扇门,他轻轻一推就开了。
  
      “你看,就是这。”他说道,“阿欢,我妈妈终于不再孤单了”
  
      “沈七”我大惊,忙冲过去拉他,他却像一股轻烟一样跳了进去。
  
      门慢慢合上,他的脸半掩在里面。
  
      “阿欢,再见”他笑着说道,“上面太苦,我在下面等你”
  
      “不,不要,沈七”我撕心裂肺地喊道,跪在地上向他伸出手,门却已经合上了。
  
      我的心像被挖空了一样,痛不欲生。
  
      “沈七”我大叫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沈七正坐在我的床前。
  
      “阿欢,你怎么了”他紧张地问道。
  
      我才知道是个梦,可是那个梦太真实,太可怕了。
  
      我抓住他的袖子,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沈七,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哭着说道。
  
      “我可不就好好的吗”沈七说道,“你做了什么梦,把自己吓成这样”
  
      我摇摇头,不想告诉他。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抽泣着问他。
  
      “刚来,睡了好长一觉,现在浑身轻松。”沈七说道,展开双臂伸了个懒腰。
  
      我的视线停留在他腰上,想起自己的手曾在那里流连抚摩脸一下子就红了。
  
      沈七是多么通透的人,看到我的表情,立刻就知道我心所想。
  
      “别瞎想了,不愉快的事情,睡一觉就把它忘了。”他说道,“这件事我也做的很混蛋,但是你放心,黄岚会得到她应有的下场的”
  
      我不愿继续这个尴尬的话题,含糊着应付过去。
  
      “你觉得身体怎么样”我问他,“你要真有什么不舒服,千万不要藏着掖着,金大夫的本事你又不是没见识过”
  
      “女人就是爱瞎想,没事也能想出事。”沈七打断我,“放心吧,什么事都没有,就是长途跋涉的没休息好,又喝了些酒,又被姓梁的揍了几下,这不已经好了吗”
  
      “真的是这样啊”我不放心地问道。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沈七笑道。
  
      虽然消瘦了很多,但笑容还算灿烂,看着也不像有大病的样子。
  
      我稍稍放下心来,那个梦,也许就是个梦,不能代表什么。
  
      中午梁薄带了很多好吃的过来,我们一起吃饭。
  
      他们两个虽然一句话都没说,却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厌恶,各自低着头扒饭,谁也不碍着谁。
  
      潘晓甜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可能觉得太压抑,端着餐盒跑出去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