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渣男必须死 > 第157章 就是他

第157章 就是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潘晓甜吓坏了,看着我疯癫的样子,脸色都吓白了。
  
      “长欢,长欢,你怎么了,怎么了”她反过来握住我拼命摇晃的手臂,大声喊道,“长欢,你冷静点,冷静点,什么事好好说行不行,兮兮还在呢,别又把她吵醒了。”
  
      我身子一软,扑通一声跪坐在她脚前,抱着她的小腿放声大哭起来。
  
      几年前那个被我刻意遗忘的雪夜,那个像地狱一样的雪夜,那个被鲜血染红的雪夜,像电影回放一样在我眼前闪过。
  
      “晓甜”我哭得泣不成声,“我爸妈不是意外死的,是被陈世炎害死的,他个畜生,他不是人啊”
  
      “什么”潘晓甜一把抓住我的肩,大声喊道,“长欢,你确定你确定吗”
  
      “确定,我确定”我的眼泪倾泻而下,“我确定,我拿我的命担保,就是他,一定是他”
  
      “可你好像是突然知道的。”只有高原还保持着冷静,“长欢,你先别哭,把你的发现告诉我们,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我们就得赶紧报警,这可不是钱的事了,这是人命关天”
  
      “是啊,长欢,高原说的对。”潘晓甜说道,“你先起来,好好的说说。”
  
      我已经没有起来的力气,满心满脑都是我爸妈血肉模糊的脸。
  
      潘晓甜和高原一起把我搀到沙发上。
  
      我擦了擦眼泪,带着满心的痛讲述起往事。
  
      “那一晚特别冷,外面下着大雪,我很早就和兮兮睡下了,睡的迷迷糊糊的,陈世炎突然进来叫醒我,说长欢别睡了,交警队来电话,爸妈开车出事了。
  
      我一听就吓傻了,把兮兮送到婆婆那屋,就和陈世炎一起赶过去,雪下的非常大,路特别难走,等我们赶到地方,我爸妈已经被交警从车里移出来了,血肉模糊地躺在那里。
  
      我当时就瘫了,坐在地上哭都哭不出来,陈世炎就去跟交警交涉,问事故原因,说了很久,回来告诉我,说是因为雪天路滑,下坡的时候刹车失灵撞上了围墙。
  
      我当时只顾害怕,也没仔细听,大概就是这么说的,现在再想想,我爸从十几岁就开车,他开车特别稳,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连小的刮蹭都没有过。
  
      而且回我们家要路过的那个坡,他每天都要走几遍,多少年了,经历了多少下雪天,比那天更大的雪也有过,从来没出过事,为什么偏偏那一天就出事了呢”
  
      “虽然是这样,但也不能排除意外的可能。”高原说道,“开了一辈子车最后失手的人也不在少数。”
  
      “是,是这样,我不反对。”我说道,“可是还有一个疑点,交警部门通知我爸妈出事故,为什么不打我的电话而是打陈世炎的电话呢要知道,我爸妈的手机上,我的号码存的是女儿,而陈世炎的号码直接存的就是陈世炎。”
  
      “这倒是个疑点。”高原说道,“还有别的吗”
  
      “别的呀,让我想想。”我闭上眼睛,努力回想那一天的情况,还真想起了一个小细节,“我们走到半路时,我又接到了交警队的通知,问我是不是我爸妈的女儿,在得到肯定答复后,告诉我我爸妈出车祸了,让我赶紧过去,我说我正在往那边赶,那人好像还愣了一下。”
  
      “这就肯定有鬼了”潘晓甜一拍大腿,“姓陈的肯定没接到交警队的电话,他即便接到电话,肯定也是他的同伙打来的,告诉他事情ok了,然后他一激动,迫不及待地想过去看看,就忽略了这个细节,我猜,你们在半路接到交警电话,他肯定也出了一身冷汗,怕你发现异常,结果谁知道你那么笨,光会哭”
  
      “晓甜”高原忙打断她,怕她的话伤了我的心。
  
      “没事,晓甜说的对,我就是笨,我除了哭,什么都不会。”我说道,眼泪忍不住又掉下来。
  
      潘晓甜忙讪讪地向我道歉,给我递纸巾。
  
      “晓甜,你还记得咱们去商场跟踪韩玉诚和陈世炎那次,回去的车上你说了什么”我接过纸巾,抽泣着问她。
  
      潘晓甜想了一下说道,“我记得,我问你有没有觉得他们两个最后一句没说完的话有蹊跷”
  
      “对,那你再想想,他们最后一句说的什么”我不由地捂住自己的心口,那里像撕裂似的疼。
  
      “说的,说的噢对了”潘晓甜大叫一声,“韩玉诚警告陈世炎,说我的话你要听不进去,等待你的只有枪子你别忘了,你已经背负了两天呐”
  
      潘晓甜惊恐地捂住嘴巴。
  
      “高原,你觉得,那没说完的后半句是什么”我强忍着疼痛看向高原。
  
      “背负了两条人命”高原缓缓说道,紧接着激灵打了个寒颤。
  
      “是吧,你也这样认为,对吧”我说道,眼泪又控制不住往外淌,“而且,就在刚才,陈世炎也说漏了嘴,他一开始问我都知道了他什么事,我告诉他我知道药房被他倒腾空了,知道他昧下了我爸妈的房产,知道韩玉诚手里也有我爸妈的财产,知道他用慢性药害我。然后他突然问我,还有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