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渣男必须死 > 第146章 叫一声哥哥

第146章 叫一声哥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向我看过来,眼神迷离,我才发现茶几上有几个空酒瓶。
  
      “沈七”我赶紧跑过去,站在他面前,他周身充斥着烟味和酒味,呛得我咳嗽了几下。
  
      “为什么喝这么多酒”我蹲下身,平视着他的眼睛。
  
      “为什么不能喝这么多酒”他斜着眼睛看我,只是眼中不再有波光流转,而是布满了红血丝。
  
      “”我噎了一下,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来了”
  
      “我不知道,你能进的来吗”沈七嘿嘿一乐,“别人都买梁大总裁的面子,我这里可没那一说,要不是跟着你,他根本踏不进这个门。”
  
      梁薄从门口无声地进来,关上门。
  
      “为什么带他来”沈七问道,我还没开口,他又说,“是来劝我去见老头吗郁长欢,你真行”
  
      我以为他要恼,可是没有,他用力吸了一口烟,然后吐出,烟雾缭绕中,他的面容说不尽的哀怨。
  
      “沈七”我轻声唤他,“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可是,梁伯伯他就要死了,他每天在床上念叨着你,你一直不来,他已经失去了求生的欲望”
  
      “关我什么事”沈七狠狠地打断我,“他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因为他是你爸”梁薄走过来,一字一顿地说道。
  
      沈七仰天大笑。
  
      “哈,哈哈”他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梁大总裁,你要搞清楚,那是你爸,不是我爸,你那么有钱,有本事,不去寻遍名医医治你爸,居然跑我这里来讲笑话”
  
      “你身上流着他的血,你赖不掉”梁薄冷冷道。
  
      “那又怎样”沈七噌地一下站起来,摇摇晃晃差点站不稳,我扶住他,却被他用力挥开。
  
      “那又怎样”他挥着手喊道,“有血就了不起呀,他养过我一天吗,抱过我一下吗,给过我一分钱吗,我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里
  
      说什么他要死了,当年我病的要死的时候,他怎么不来管我,我妈给大夫磕了几百个头才求来一包药,他在哪呢
  
      少特么和我讲什么血浓于水,我呸说到底,他就是一个不负责的没有担当的没有腰子的男人
  
      要不是我妈死前苦苦哀求,我压根就不会来江城。
  
      当然,你受了他的养育之恩,你叫他爸,你孝敬他,这是应该的,那你就去治他呀,别特么来烦老子”
  
      他吼完这番话,站立不住,腿一软跌坐在沙发上。
  
      我伸手扶他,扶了个空,他却抓住我用力一拉,我惊呼一声,被他拽进怀里。
  
      “姓梁的,真有你的”他呵呵笑道,“你妈抢走了我妈的男人,你又要来抢我的女人,呵呵,我和我妈,注定要败给你们母子,是吗所以,你现在是来向我炫耀的吗”
  
      “不是”梁薄说道,声音里有强忍的怒气,“你想多了,我就是想让你去看他一眼,你要实在不愿意,就算了,放开长欢,我带她走”
  
      “你说带走就带走吗”沈七说道,“你是她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带她走”
  
      “那你又是她什么人”梁薄反问道。
  
      “我”沈七噎了一下,说道,“你管不着,现在人就在我手里,你还要再打一架吗,哥哥”
  
      这一声哥哥同时震撼了我和梁薄。
  
      我不知道梁薄心里什么感觉,我只知道我心如刀割。
  
      沈七呀,沈七,你真的是我们所有人的亏欠,命运啊,你非要这样吗,非要这样翻来覆去地把我们玩弄于股掌吗
  
      我在沈七的禁锢之下失声痛哭。
  
      “阿欢”沈七听到我的哭泣,低下头,扳过我的身子,像以往每次一样,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说道,“别哭,这里会疼”
  
      可是沈七,你知不知道,我那里也疼,我的心,为了你,已经疼的都要碎了
  
      同情也好,怜悯也罢,我是真真切切地想要你好啊
  
      梁薄站在那里,久久不语。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发出一声轻叹,没说话,转身大步而去。
  
      沈七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放弃,一愣之下松开了手。
  
      “梁薄”我喊道,站起来朝他追过去。
  
      他停住脚步,回身看我。
  
      “好好陪陪他吧”他说道。
  
      “我”
  
      “没事,我懂你的心。”他说道,“我舍不得让你疼。”
  
      我的眼泪又滚下来。
  
      梁薄轻轻揽住我,把我的头压在他脖颈处,嘴巴贴着我的耳朵。
  
      “好好劝劝他,他不是真的无情。”他低声说道。
  
      “嗯”我重重地应了一声。
  
      梁薄松开我,拉开门出去了。
  
      我走回沈七身边。
  
      “他,就这么走了”沈七醉眼朦胧地问道。
  
      “是啊”我说道,“你叫他哥哥,他当然要让着你。”
  
      “谁稀罕他让。”沈七说道,“怀柔政策呀无聊”
  
      无聊不无聊的,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着,挨着他坐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