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渣男必须死 > 第145章 生无可恋

第145章 生无可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头醒了吗”沈七问道。
  
      “你那么关心,为什么不自己过来看一眼”我说道。
  
      “谁关心他了”沈七说道,“我是说他要醒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是醒了,可我暂时也回不去呀,金老大夫让我每天给他按摩扎针。”我说道。
  
      “凭什么呀,你又不是大夫”沈七不满道。
  
      “可祸是我闯的呀”我说道,“难道你不希望他能早点好吗”
  
      沈七那边沉默了一下。
  
      “管我什么事”他说道,“我又不是上帝,想要谁好谁就好”
  
      “他醒来就不会说话了,唯一能发出的音节就是玉英。”我说道。
  
      沈七啪一声挂了电话。
  
      我叹口气,收起手机,打算开门出去,忽然听到外面有吵杂的声音。
  
      我把门悄悄打开一条缝,偷眼看去,就见病房里站满了人,旁边的地下,鲜花果篮各种礼品堆了一地。
  
      应该是梁薄的属下或者和他公司有业务关系的人听说他父亲病了,特意过来慰问探视的。
  
      一群人围着梁伯伯的病床,或关切或心疼或担忧地询问,又七嘴八舌地说了些吉祥话。
  
      梁薄却始终板着脸,好像很厌恶这些形式主义。
  
      这拨人刚走,下拨人又来了,我一直困在洗手间里大半个钟,还没找到机会出来。
  
      我不耐烦地从门缝往外看,意外地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身体微微发福,头顶毛发稀疏,笑起来一团和气不正是租给我第一间店铺的宋先生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家不是在很远的外地吗他怎么会认识梁薄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我脑子迅速运转,设想着各种可能性,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最有可能的可能性。
  
      宋先生就是梁薄安排的
  
      对,一定是这样。
  
      那天,我和潘晓甜到处转着找店面,正好碰到了梁薄,他开车载我们去吃饭,然后路过江源路287号,我说那是我们家原来的店,潘晓甜说要是能在隔壁开一家就好了,然后晚上宋先生就打电话过来,问我要不要租江源路288号的店面。
  
      说什么之前的房东中大奖全家连夜迁走了,说什么要找一个稳定的房客,免得来回折腾,便宜一点都愿意,甚至后来我们付不起房租,他宁愿让我们先欠着都不愿意租给别人
  
      我就说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
  
      原来这一切都是梁薄暗地里指挥的
  
      所以说,他这个才是第一份大礼,是最大的一份礼呀
  
      我看着两个人在外面谈笑风声,简直哭笑不得,什么人哪这是,骗人很有意思吗
  
      我不由得又想起第二个房东孙先生,他会不会也是梁薄派来的
  
      还有二分店的那个喜欢金继业的老女人,该不会也是梁薄安排的吧
  
      我现在看谁都像是梁薄的人。
  
      真是太可恶了
  
      这件事情给我留下了一个阴影,到后来我一遇到什么巧合的事,就会第一个问梁薄这是不是你安排的
  
      病房里人来人往一直到中午才安静下来。
  
      我总算得以从洗手间解放出来。
  
      梁薄看着我,一脸揶揄的笑。
  
      “你这样可不行,跟我在一起,要随时准备好被万人瞩目”他淡淡道。
  
      我脸又红了。
  
      “谁说的我要和你在一起”我小声抗议道。
  
      “我说的”梁薄说道,“郁长欢,我以前就说过的,现在我再重复一遍,除非我死,否则你只能是我的”
  
      我彻底融化在他炙热而坚定的目光里。
  
      “我去买盒饭”我说道,打开门冲了出去。
  
      梁薄在后面笑。
  
      过了三秒,我又无奈走回来。
  
      “怎么又回来了”他问道。
  
      “没带钱”我尴尬地咬住嘴唇。
  
      他哈哈大笑,随手把钱包抛给我。
  
      “拿去吧”他说道。
  
      我抱着钱包头也不回地跑了。
  
      跑到一半,我觉得自己很没骨气,古人教育我们不食嗟来之食,我没能学以致用。
  
      梁伯伯暂时不能进食,全靠葡萄糖供给营养。
  
      我和梁薄坐在陪护床上,吃的情意绵绵。
  
      我偶尔抬头看一眼梁伯伯,心里陡然升起一种罪恶感。
  
      我们当着一个刚听闻心上人离世噩耗的老年人秀恩爱,真是罪大恶极。
  
      我顿时有些食不知味。
  
      “你怕什么”梁薄说道,“当初不就是他极力撮合吗”
  
      啊我大惊,什么意思
  
      “那天我发脾气,你不是抱着兮兮走了吗”梁薄说道,“他在后面说,你怎么怎么可怜,说他早就看出你不幸福,跟现在的男人过不长,说现在像你这样的女人不多了,他觉得我们两个很适合,所以他才一次又一次的逼我开车送你,热心地帮你带孩子,留你在我们家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