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渣男必须死 > 第110章 可以疗伤的地方

第110章 可以疗伤的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说回来啦,而不是来啦,分明就是把我当成了家人,我鼻子一酸,几步跑过去,扑到他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梁伯伯吓坏了,忙伸手在我背上拍,一边拍一边问我怎么了,谁欺负我了,连语调都跟我爸一模一样,我更加悲从中来,哭得不能自已。
  
      梁伯伯一看我哭得那么委屈,索性也不说话了,任凭我尽情地发泄,而他就那么一下一下地轻拍我的背,像哄兮兮一样。
  
      我哭了好长时间,才渐渐止住了眼泪,抽泣着从梁伯伯怀里撤出来。
  
      梁伯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哭好啦”他笑着说道。
  
      我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梁伯伯哈哈一笑,并没再问我怎么回事,起身给我倒了一杯水。
  
      “流了那么多泪,快喝点水补充补充水分。”他笑着逗我。
  
      我脸一红,接过水喝了一口,才发现自己真的渴了,又咕咚咕咚灌了一气。
  
      “谢谢你,梁伯伯”我难为情地说道。
  
      “傻姑娘,谢什么。”梁伯伯拍拍我的肩,“你把我这当成家,把我当成可以信靠的长辈,才会有委屈跑回来哭一场,我很高兴呢”
  
      “我也很高兴。”我说道,“我很高兴有一个受了委屈可以去的地方。”
  
      梁伯伯笑了笑,很是欣慰。
  
      “去,到卫生间洗把脸,然后躺床上睡一觉,睡好了再起来陪伯伯说话。”他说道。
  
      我确实哭累了,也没有推辞,顺从地洗了手脸,去侧卧睡下了。
  
      因为兮兮周六日基本都在这住,梁伯伯一直都把床铺的好好的。
  
      我脱了外衣,掀开被子躺进去,伸展了四肢,觉得无比的舒适和放松,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深沉,连梦都没做,一直睡到天黑才醒。
  
      醒来睁开眼睛,意外地发现床头坐了一个人,正俯身盯着我看,天色已晚,房间光线昏暗,影影绰绰间,吓的我心脏都停了,张嘴发出一声尖叫,只是这叫声刚冲到嗓子眼,就被那人捂住了嘴。
  
      “别怕,是我”那人沉声说道,迅速松开手。
  
      是梁薄
  
      我刚刚吓停的心脏又开始剧烈跳动,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忘了起身。
  
      而他,还保持着俯身的姿势。
  
      “梁,梁总,你怎么来了”我磕磕绊绊地问道。
  
      “我爸说你被人欺负,让我来替你出头。”梁薄淡淡说道。
  
      我顿时尴尬不已,梁伯伯干嘛把我的失态告知他呀,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幸好天黑,他并不会看到我的窘态。
  
      “谁欺负你了”他又问道。
  
      我叹了口气,忽然觉得有满腹的委屈。
  
      “很多人。”我说道,“很多人都欺负我,整个世界都欺负我”
  
      我没有听出来自己声音里那娇嗔的味道。
  
      梁薄却听出来了,目光幽幽地看着我,保持着俯身的姿态。
  
      “我帮你打败整个世界,好不好”他柔声说道。
  
      黑暗中,他的声音低沉而又磁性,充满了无法抵挡的诱惑。
  
      我心头一阵悸动,从被子伸出双臂,鬼使神差地环住了他低垂的脖颈。
  
      梁薄好像不能承受我手臂的重量,身子失控,一下子扑倒在我身上,他吃了一惊,忙撑着床想要起来,被我紧紧禁锢在胸前。
  
      “求求你,不要起来,就让我抱一下吧”我喃喃道,“我好累,我只想实实在在的拥抱一个东西,哪怕是暂时的,但起码这一刻我怀里是充实的”
  
      梁薄挣扎欲起的动作缓下来,僵了片刻,又慢慢地压了回去。
  
      他的身体很有份量,他的肌肉紧致结实,抱在怀里有种特别踏实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梁薄也伸出双臂抱住了我。
  
      他耳后的短发扫过我的肌肤,果然很硬很扎人,他的气息熟悉又陌生,淡淡香气萦绕鼻端,他的呼吸紊乱地响在我耳边,好像我已然乱了节奏的心跳。
  
      我闭上眼睛,在黑暗,在他强健的臂膀里,静静感受这荒唐的一刻。
  
      管他呢,管他是谁我是谁,反正夜色迷漫,反正心绪已乱,就趁此机会放纵一刻,权当彼此是彼此的慰藉
  
      “阿岚”梁薄在我耳边轻声呼唤。
  
      一室迷情应声被打破,我瞬间清醒过来,第一时间抽回手臂。
  
      梁薄也跟着清醒过来,飞快地从我身上离开,站在床前迟疑片刻,转身大步出了卧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