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渣男必须死 > 第86章 等待的煎熬

第86章 等待的煎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行,我还是要下去。”高原说道。
  
      他举着手机满院子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梯子呀绳子之类的工具。
  
      看来那个人渣就没打算再把潘晓甜弄上来,他是想让她自生自灭呀
  
      耽误的时间越长潘晓甜的危险性就越大,我们所有人都跟着焦急起来。
  
      “哎呀,我怎么没想起来”跟我们来的一个人忽然拍着脑袋大叫道,“我车上有拖车用的绳子,你们等着,我马上去拿。”
  
      他说着就噔噔噔跑出院子,从车上拿了绳子迅速跑回来。
  
      高原二话不说,直接把绳子系在自己腰上,由上面的人拉着慢慢把他放了下去。
  
      绷紧的绳子一松,高原就到了窖底,我们都紧张地注视着里面的动静,很快就听高原叫了一声“潘晓甜”,我们就知道他已经看到潘晓甜了,齐齐地松了一口气。
  
      “长欢,我找到她了。”高原大声叫我,说道,“我现在把绳子拴在她身上,你们先把她拉上去。”
  
      “好好,我知道了,你赶紧吧”我激动地说道,想问一声人怎么样,终究没敢问出口。
  
      不大一会儿,几位大哥就把潘晓甜拉上来了。
  
      他们把她轻放在地上,她就直直地躺着,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
  
      我内心恐惧到了极点,只能蹲在她面前怔怔地看着她,却不敢伸手探一下她的鼻息。
  
      绳子又放下去,把高原拉了上来。
  
      “她怎么样”高原跳上来就急切地问道。
  
      “你先看到她的,你不知道情况吗”我反问他。
  
      他顿了一下,两只手在脸上使劲搓了几下。
  
      “我没敢看”他说道,声音都变了。
  
      “别管怎么样,先送医院再说”我说道,“赶紧的,一分钟都不要再耽误。”
  
      “是,是,先送医院”高原机械地重复道,把潘晓甜打横抱起就往车上跑。
  
      我紧跟其后。
  
      “郁小姐,屋里的人怎么办”沈七的人开口叫住我。
  
      我略一思索,决定先不管他。
  
      我不是法官,也不是潘晓甜,我没权利做主。
  
      “咱们走,随他怎样。”我说道,“救人要紧,反正他也跑不了的。”
  
      那人就进屋叫了两个负责看守郭山的伙伴,大家上了车直奔医院而去。
  
      高原的车是沈七的人开的,因为他的手实在抖的厉害,根本无法掌稳方向盘。
  
      我坐在副驾,他抱着潘晓甜坐在后面,面色沉沉,牙关紧咬,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
  
      我们去的还是沈七所在的医院,沈七躺在病床上就把一切事都安排好了,我们刚到门口,就已经有好几个白大褂在门外等候。
  
      高原一直跟进急救室,看着潘晓甜被放在床上,才被医生撵了出来,然后就坐在急诊室对面的长椅上,抱头等待,任凭我怎么劝说,都不挪动一步。
  
      我无奈叹口气,挨着他坐下来。
  
      他忽然伸手把我搂住,下巴贴在我肩上呜呼哭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僵着身子没敢推开他,我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太害怕,才会想要找个肩膀靠一靠。
  
      我迟疑了一下,伸手在他背上轻轻拍打,像兮兮每次哭闹的时候哄她一样。
  
      “好了,你不要太担心,一定会没事的。”我柔声说道,“晓甜她经历了那么多磨难,还没有好好的享受人生,上帝是不会带她走的,而且,她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天使,天使是不会死的。”
  
      “可是长欢,我心里真的好难受。”高原抽泣着说道,“我的心好像被挖空了一样,空落落的疼,如果晓甜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这世上也就没有高原了,你懂吗”
  
      “我懂,我懂”我连声说道,“你对她的心,我当然是比任何人都懂的,但是你不能因此而做傻事,你想想看,你还有父母,还有责任”
  
      “不,不,那些都不重要”高原失控地打断我,“长欢,我之前和你想的一样,觉得自己有很多责任,要照顾家庭,还要兼顾事业,做什么事都要尽量考虑到父母的感受。
  
      可是现在我发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父母亲情是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爱情,父母有父母的爱情,而且他们终有一天要离我们而去,最终陪我们相濡以沫的,只能是爱人。
  
      所以,上帝说,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但不幸的是,晓甜她遇到了一个不懂得珍惜她的人渣,所以,如果这次晓甜能逃过一劫,我拼尽所有,也要跟她在一起,谁也休想阻止我我再也不会让她过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
  
      高原的一番话让我非常震撼,他对潘晓甜真挚的感情再一次让我深受感动,而目前我所能做的,只能是默默地陪他等待,在他脆弱的时候贡献一侧肩膀。
  
      等了一个多钟头,对面的那扇门始终没有打开,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我一开始还在不住地安慰高原,后来我自己都坐不住了。
  
      这时一个护士过来说沈七叫我过去,我不知有什么事,就让高原先守着,自己去了沈七的病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