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渣男必须死 > 第83章 潘晓甜不见了

第83章 潘晓甜不见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行,不行。”梁伯伯一听说我要带兮兮走,顿时垮下脸来,“我和兮兮刚建立了感情,你这样带走她,可不要了我的老命吗”
  
      “可是梁伯伯,兮兮也不能一直跟着你呀,你知道,这根本就不现实的。”我发愁地说道,“再说了,家里人本来就不待见我们,这样长时间不回去,我们岂不是要被扫地出门”
  
      “那样更好。”梁伯伯说道,“那样的话伯伯就养着你们俩,你放心,我们家的钱养十个二十个孩子都不在话下。”
  
      我简直哭笑不得。
  
      “梁伯伯,你的心意我当然明白,可这事它于情于理都不合,我们真的没什么立场住在这,而且兮兮她姓陈,是陈家的一份子,当然要回到陈家去。”
  
      梁伯伯就生起气来。
  
      “你这孩子,怎么说不听呢”他板着脸说道,“又古板又固执,一点都不知道变通,反正我不管,只要兮兮不愿意走,你就不能带她走,兮兮呀,你愿意走吗”
  
      “不愿意,爷爷,我不愿意回去。”兮兮拼命摇晃着脑袋,摆着小手说道。
  
      “你看,孩子不愿意”梁伯伯双手一摊,得意地说道。
  
      她当然不愿意回去,我扫视着短短几天就铺摆了一屋子的玩具,忍不住苦笑,随便哪个孩子从天天挨打一下子过度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都不愿意离开。
  
      我只得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独自回了一趟家。
  
      婆婆一个人在家,见我回来很是惊讶,还抬头看了一眼挂钟,下午四点。
  
      “这个点,你回来干嘛”她阴沉着一张老脸问道。
  
      我几夜未归,似乎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她也无心关注,问都没问一声。
  
      “出来买菜,顺便回来看看。”我说道,“几天没回来,你们都还好吗”
  
      我这话问的讽刺,婆婆却压根没能理会。
  
      “有什么好不好的,还不是那样吗”她不屑地说道。
  
      “哦,那个要卖给咱们家的孩子怎么样了,性别确定了吗”我漫不经心地问道。
  
      一说起未来的孙子,婆婆脸上的喜气就无法掩饰了。
  
      “确定了,是男孩没错。”她喜滋滋地说道,旋即面色一沉,“看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卖给咱家的,人家又不要你一分钱”
  
      是,她是不要我一分钱,她要的是我所有的钱
  
      “看了预产期没,什么时候生”我心里暗暗咬牙,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问道。
  
      “明年五月份”婆婆说道,又狐疑地看着我,“你想干嘛”
  
      我不想干嘛,到时候送你们一个大礼
  
      “能干嘛,提前准备点婴儿用品什么的呗”我轻快地说道。
  
      婆婆哼了一声。
  
      “这倒用不着你,我已经都准备好了”她说道。
  
      真够心急的那就祝你们好运了
  
      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去卧室和兮兮房里转了一圈,拿了几件衣服,又找出我之前喝剩下的汤药,装进包包里,重新回到客厅。
  
      “你拿衣服干嘛”婆婆也不知道怎么回过味来,板着脸问道,“你回来了,兮兮呢”
  
      “我正要跟你说,兮兮还要过几天才能回来。”我找了个手提袋,一边装衣服一边说道,“两个孩子玩出感情来了,一个不让走,一个不愿回,我也没办法,只好让她们再玩几天。”
  
      “不回就不回吧”婆婆赶紧摆手道,“反正你也不放心我带,我也没时间带,天冷了,有钱人家里暖和,你要是有地方住,也别来回跑了。”
  
      呵,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呀,这还没怎么着呢,就迫不及待要把我们往外轰了。
  
      好吧,但愿一切如你所愿。
  
      我又随意扯了两句,就匆匆离开了家。
  
      我着急去找潘晓甜。
  
      回来之前和回来之后,我已经给她打过好几遍电话了,一直都没有开机,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
  
      我打车直奔夜煌,此时天还早,大厅里冷清清的,只有几个值班人员。
  
      见我进来,几个人都露出讶异的表情,大概是在想我这个话题人物失踪了几天上哪去了。
  
      我无心理会,直接去了潘晓甜的宿舍。
  
      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潘晓甜不在里面。
  
      我站了一会,又去敲隔壁的门。
  
      门开了,露出一颗披头散发的脑袋。
  
      “什么事”那女孩一脸睡意地问道。
  
      “对不起,打扰了,我是想问一下,潘晓甜去哪了”我陪着笑脸说道。
  
      “潘晓甜”那女孩重复了一遍,想了想说道,“不知道,好几天没看见她了,也许被哪个客人包了呢”
  
      说完咣当一声关了门。
  
      我听潘晓甜说过,是有那样的客人,一次包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的都有,但这些事都是要经过带她们的妈妈桑同意。
  
      潘晓甜的妈妈桑是谁,我也不知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