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渣男必须死 > 第69章 你个白眼狼

第69章 你个白眼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收起电话,靠着墙壁静默一刻,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白眼狼了。
  
      忽然想起梁薄曾经骂过我“猪脑子”。
  
      所以,我是一只长着猪脑子的白眼狼
  
      我靠在墙上傻乐起来。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依我看,男人的心思才难猜呢,比如沈七,比如梁薄,比如陈世炎,我一个也猜不透。
  
      我把手机还给老胡,又向他道谢,他腼腆地笑笑,叫我不要客气。
  
      他这么个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男人,竟然会腼腆,真是让我大跌眼镜。
  
      所以说,男人真是多面性的动物。
  
      下班后,我给陈世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雇主家的小朋友哭闹着不肯让兮兮走,坚持要留兮兮在他们家住两天。
  
      陈世炎很意外,问我回不回,我说我得留下来看着兮兮,免得她没规没矩的让主人家不高兴。
  
      陈世炎沉吟了一下就答应了,嘱咐我一切小心,然后挂了电话。
  
      他说再见的语气太轻快,侧面透露出他此刻的心情,我猜,要不了两分钟,他一定会打电话给赵惠心,让她趁机去家里过一把女主人的瘾。
  
      去吧,去吧,趁着还能蹦哒的时候多做几次,很快,这个家的男主人就要下岗了。
  
      我冷笑着点下重拨键,甜美的女声告诉我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我收起手机,骑车向梁伯伯家而去。
  
      到了梁伯伯家,兮兮早就已经睡着了,梁伯伯正坐在沙发上等我。
  
      “你这下班也太晚了吧”他见我进来,皱着眉头说道,“天天这样,身体怎么吃的消,怪不得你这么瘦。”
  
      “梁伯伯,你怎么还没睡”我没想到他会等我,一时感到非常不安,赶紧过去想把他扶回卧室。
  
      “我偶尔熬一下没事的。”梁伯伯说道,“可你天天这么熬可不行啊,听伯伯的话,赶紧把那工作辞了吧”
  
      “我知道。”我顺着他说道,“老板明天就回,回了我就辞,好吧”
  
      “嗯,你这孩子就这点好,听劝。”梁伯伯点头道,“不像梁薄,倔的像头驴,说什么都不听。”
  
      “梁伯伯说笑了,我哪能跟梁总比。”我笑着说道,“他做为一个决策者,可不是得有自己的主意吗,要是谁说什么他都听,那还怎么领导别人”
  
      梁伯伯不屑地哼了一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催着我也赶紧睡。
  
      “你快去睡吧,我已经把侧卧收拾好了,只是那床单被子都是梁薄用过的,你今晚就和兮兮凑合一晚,明天咱们再买新的。”
  
      “不,不,哪用得着这么大费周张。”我说道,“我们又不是常住,就怕梁总知道了会不高兴。”
  
      “他有什么不高兴的,一年也就在这住了两晚上,还是因为我摔了腿。”梁伯伯说道,“你别管他,只管住着就行了。”
  
      我忙答应了,先把他扶回房间,照顾他睡下了,简单洗漱一番,才回到侧卧去。
  
      说是侧卧,却比一般人家的主卧还要大,床也大的离谱,兮兮睡在上面,几乎找不见。
  
      床品是充满男性气息的浅灰色大方格,布料并没有太奢侈,而是简单的棉布,但棉质上成,摸上去温暖又柔软,让人忍不住想上去躺一躺。
  
      我脱下外面的衣服,穿着贴身的秋衣秋裤钻进被窝,兮兮把被窝暖的热哄哄的,特别舒服。
  
      我贴着她睡下来,劳累了一天的身体接触到柔软的床,那舒坦就别提了,四肢百骸都是酥软的。
  
      可奇怪的是,躺在这么舒服的床上,我却意外地失眠了。
  
      不知道是认床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连兮兮这个天然催眠神器也不管用了。
  
      床单被罩都是洗过的,有淡淡的皂角香气,可我不知怎地竟嗅出了一丝男人的气息,总觉得上面有梁薄身上的某种味道。
  
      从味道又想到他本人,其实我根本没敢正眼瞧过他,但此刻他的形象在我眼前特别清晰,他的身形高大挺拔,眉眼疏朗,面容冷峻,他的手大而有力,手指修长,食指上那枚绿宝石青翠欲滴。
  
      他穿风衣特别有型,特别酷,他的毛衫薄而软,根本掩遮不住他健美的肌肉。
  
      他的
  
      他的一切都那么完美,在这寂静的夜里化作一种无形的诱惑,只是想想,就让我脸热心跳。
  
      我哀嚎一声,拉起被子把自己蒙了个严严实实,仿佛这样就可以把诱惑挡在外面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
  
      阳光很好,通过窗子照进来,满室金辉,让人心里充满希望。
  
      这个冬天,雪来的好晚。
  
      我看看手机,已经快九点了。
  
      竟然睡到这么晚,真是太离谱了,我慌忙从床上跳起来,飞快地穿好衣服,对着那面大大的梳妆镜拢了拢一头乱发。
  
      男人的梳妆台,连把梳子都没有。
  
      估计梳妆台也是个摆设。
  
      我心里想着,不经意地拉开了中间的抽屉,意外地看到一张女人的照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