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绝代天骄,悍妃戏冷王 > 番外070,结局篇之,赌亲一个嘴儿!

番外070,结局篇之,赌亲一个嘴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番外070,结局篇之,赌亲一个嘴儿!
  
      番外070,结局篇之,赌亲嘴儿!
  
      窄小的马车内,空气中流动氤氲着一对男女之间交融着的*气息。
  
      三公主凤元珠放完狠话之后,一双杏眼儿怒火睁大,瞪视睥睨着上官洛,以为自己多有气势。
  
      但是,才对视了一会儿,她就发觉,是她小瞧了面前的右相爷上官洛。
  
      他的大手仍然握着她的一只柔荑,冷眉大眼中迸发出一股特别的令她感觉陌生却威慑的眼神儿,久久地凝眸注视着她。
  
      仿佛他的眼光有着某种穿透力,她竟然在他的这种凝眸中有种败下阵来的弱势感觉。
  
      “你……你看什么?再看,本公主将你的眼睛挖出来!”气场敌不过,她只能放狠话来掩饰加武装自己。
  
      但上官洛却只是静静地看着,就在无形中赢了她。
  
      也许是因为皇命不可违,他已经被指为要做驸马爷的关系,所以,从来不多注意三公主的上官洛此刻忽地注视着凤元珠时,目光在她的俏脸上停留着,倒是很认真地看着她。
  
      上官洛不得不承认,金枝玉叶就是金枝玉叶!
  
      三公主俏脸上的皮肤特别水嫩白希,因激动而滴血般红霞的双颊如花般美仑美奂,其实是非常性感而迷人的。
  
      金钗玉翠之下,黑色的丝发垂着玉色生香的核桃型脸蛋,俏丽娇美,古典矜贵,如画中的美人儿。
  
      她柳眉,杏眼圆睁,瑶鼻下小嘴儿此刻翘起一丝属于公主的骄傲,明眸水汪汪地睨着上官洛,显然是企图在气势上压倒他吧?
  
      但是,上官洛对于气势这种东西,却是比三公主凤元珠还要深谙其术。
  
      不然,他又何以能让皇上凤元宇力排众议钦点他为右相?
  
      那定必是无论文武,上官洛都必有其过人之处,才能获得皇上凤元宇的青眯有加。
  
      所以,相视一会儿之后,凤元珠即真正地败下阵来。因为,她情绪明显;而他,表面平平淡淡,实则深不可测。
  
      她恼羞成怒道:“别以为你如今是个小小的右相爷,就有什么了不起。你冒犯了本宫,本宫还是能以藐视皇室之罪处置你!”
  
      上官洛挑了挑眉头,不痛不痒地说道:“是吗?你能不能不要时刻以你公主的身份来压人?如果你只是一个小姑娘,你会很可爱!会更讨人喜欢。”
  
      上官洛终于出声,语气却极是淡然蛋定。
  
      “我……本来就是公主!你还不向本公主道歉?谁要讨别人喜欢?本公主需要吗?”三公主听得一乍一乍的,不知道这个上官洛说话为何会如此的淡定。
  
      她想他一定是跟得皇兄多了,跟皇上的气质有些相似了吧?都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
  
      但皇兄可是天下归心的帝王,谁敢不服?
  
      他算什么啊?敢指责她?!再怎么说,就算他是相爷,她也是高高在上的主子,他却只是一个小奴才!
  
      上官洛放开了她的小手,向后一靠,阖了一会儿眼睛。
  
      再睁开时说道:“我以为,三公主该向我道谢才是。今日倘若不是我出现,那个怀孕的女人和小孩可能已经死在公主的马蹄之下。公主应当知道当街纵马踩死老百姓的后果吧?”
  
      “谁说本公主的马一定会踩死人?本公主原本就打算一刀杀了自己的马!”三公主如此说完,却觉有些底气不足。
  
      因为,当时她虽然插了自己的爱马一刀,但马却没有立即就死,还是扬蹄向前冲的。
  
      此刻想来,上官洛要是不出现的话,她确实极有可能已经踩死了人。不但踩死了人,那死的可是怀孕的女人和一个孩子。
  
      再说了就算她没踩死人,那些老百姓也群情汹涌,就象巴不得要将她群殴一顿似的。
  
      还有,刚才上官洛好象让自己的管家替她赔偿损失?
  
      他凭什么代替她赔偿?她何时跟这个上官洛有这样的交情?
  
      要说他是来攀龙附凤的也说不过去,因他是皇上身边最红的右相,根本就不必来攀附她这个爹不管娘失踪的公主。
  
      “哼!你赔偿了多少银两,回头我补给你就是。你别一副象本公主欠了你似的嚣张模样,你有什么好嚣张的?”
  
      三公主冷冷地昂起小脸,还是想要以一个公主的高姿态睥睨着上官洛。
  
      上官洛的脸抽了一抽,冷硬的线条却柔和了些,并不在乎三公主的态度有多恶劣。
  
      “我并不在乎那点银两,我在乎的是,你有没有凭良心说话?本相认为,无论什么身份地位,上至皇上下至蚁民,做事和说话,首先必须要凭着良心。如果连良心都没有,那无论你身份有多高,也不值得尊重。”
  
      “什么良心?我无缘无故地被你揍了一顿,还是我没良心了吗?你别得寸进尺!以为皇上重用你,你就有多了不起?”
  
      “是无缘无故吗?我上官洛杀人无数,却从未打过姑娘家的屁股。三公主倒好,能惹得我破例出手。”
  
      上官洛显然是跟凤元宇跟多了,和凤元宇之间很有默契,勾通很容易。
  
      可是这个公主嘛,还真让他觉得没法多说什么。
  
      但他一向耐心好,不容易动怒的。所以,他居然打了小公主的屁股,这也是他自己想都没想到的。
  
      三公主一听他还居然敢说打姑娘屁股这几个字,火气“咻”地又重新窜了起来,无论怎么说,她堂堂公主被打屁股,这实在是个奇耻大辱!
  
      “上官洛!你还敢提起来!”她趁上官洛似乎没怎么注意她似的,居然阖上了双眼,正闭目养神,就想要偷袭他,实在是她气不过他一个小小的右相,凭什么打她一个尊贵的公主?
  
      但是,她才出手,看似阖目的上官洛却仍然精准地捉住了她的柔荑。
  
      慕地睁眸,眸光熠熠,犀利地望着她道:“想打我的脸?你以为你有这个能耐吗?”
  
      “你!你不过是小小奴……”最后一个“才”字她生生地吞入了腹中,在他的逼视下改口道,“好!我打不到你,那我让太后罚你,看你还敢不敢嚣张?”
  
      “太后吗?你难道不知道太后是最精明的人吗?要是我将你今日如何在大街上惊马忧民之事告之太后,你以为,太后会罚谁?”
  
      上官洛对宫中的太后娘娘难道还不了解吗?太后所做所为,一切以老祖宗打下的江山社稷为重。
  
      三公主今天的行为,其实大大地有损在老百姓心中的皇室形象,太后知道了只会有罚。
  
      “你!本公主就不相信你还无法无天了!”三公主又何曾不明白告到太后那里也好,皇上那里也好,她都理亏在先。
  
      她其实是感激上官洛的出现,只是不愤他打了她的小屁股这件事罢了。
  
      上官洛很有耐心地说道:“我并非无法无天,事实上无理娶闹的是公主自己罢了。你不会告诉我,你自己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错吧?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知错能改,尚且有救。倘若是连错都不知道错在哪,那就是无药可救。一个不知错又不知感恩的人,那更是让人无法容忍!”
  
      三公主越听越是觉得,这个上官洛今天就是跟她扛上了!
  
      难道她堂堂公主,就完全不明事理吗?用得着他来管教啊?他谁啊他!
  
      她气极:“就算本公主有什么错处,那也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右相爷来教训。”
  
      “看来,你的公主病不轻,难怪古尚医要退婚,誓死也不娶公主为妻。”
  
      上官洛这句话简直戳了公主的死穴,未免也显得太过毒舌了!
  
      果然,三公主一听,扬起另一只手又要打人,但她扬起的手还是被上官洛捉住了。
  
      于是,两只大手捉两只小手,上官洛捉得极为有力,牢牢地捏在手掌之中,忽地将公主的两手举高了。
  
      上官洛显然也是有意地要灭一灭公主的威风吧?
  
      怎么说公主日后就是他的女人,他得趁早管教管教,不然,日后怕要夫纲不振。
  
      他举高了公主的双手,脸向公主的脸贴近,男人的气息喷洒在公主的脸上,有些霸道而威慑。
  
      公主大惊退后,后脑勺“咚!”地一声,碰在了马车的车壁上。
  
      小小的马车,空间能有多大?她简直就是退无可退。
  
      这时,三公主才注意到,马车一直是在行走中的。
  
      外面静悄悄,没有了闹市的熙熙攘攘,只怕是出了郊外吧?他们这是去哪儿?
  
      她竟然和上官洛孤男寡女地共处于这马车内有多久了?
  
      “你想做什么?!”三公主发现,上官洛将她的双手举到了她的头顶上,压在了马车的车壁上。
  
      而上官洛的脸靠得她的脸极近,几乎是就要贴上了她的,他的鼻子就要碰到她的鼻子。
  
      犹其是,属于上官洛的一股男人气息浓烈地喷洒在三公主的脸上,令她瞬间脸色爆红,羞恼愤怒。
  
      她怒吼道:“上官洛!你要是敢碰我的话,我就……我一定会砍了你!马车上哪儿去?是……在回宫的路上吗?”
  
      除了上次她大胆地从背后主动抱过一次古千衣之外,三公主其实从未和一个男子如此地靠近过,更不会和一个男子共处于如此窄小的空间内,连彼此的呼吸都似已经融合在一起。
  
      这种感觉很奇怪!这个上官洛先是出手救了她。说真话,他救她时,那动作矫健如惊鸿掠影,周围都响起了喝彩的声音。
  
      那一刻,连她也给上官洛喊了一声好!那时,她还是感激他的。如果他从头到尾,没有打过她的屁股,她是真的会感激他。
  
      她其实就是被他打了屁股感觉被羞辱了!可是此刻,他靠她如此之近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在轻薄她堂堂的公主?
  
      “上官洛,你滚开!放开我的手!你……你敢轻薄本公主?你……别把你的臭气喷在本公主的脸上!你这个……这个……狗奴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