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回到三国变成蟒 > 第173章 吊桥传说

第173章 吊桥传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次辞行,林北没有阻止,卞吉自然也不会责骂,相反有些依依不舍,拉着徐庶去了边上,很是说了会儿话。
  
      要准备的东西都也准备好了,徐庶,孟获还有祝融三人的东西,三人中孟获骑象,白象不光载着孟获,还得负责运货物,比如林北给他们的一千金以及数千钱,这是三人去中原的花销,如此巨资,让三人都有些受宠若惊,不过林北一向大方,三人也便受了。
  
      道别总是伤感的,等徐庶,孟获和手下军士道别后,又重新见过林北,做最后的道别,林北最后叮嘱道:“徐庶,等你有成回来,记得把你家里的母亲也一并带回,中原之地战乱,徐母独自在家,恐有不安。”
  
      徐庶点头,感激涕零。
  
      林北又对孟获道:“孟获,你性格粗豪,不若元直谨慎,在外之时记得多听元直之言,你乃蛮人,中原之士多有偏见,大度一些,莫要与他等一般见识。”
  
      蛮人在南越都很受岐视,何况是中原之地,其中颖川因为人才辈出,颖川的人总是自视甚高,对外来的汉人也总抱着优越感,汉人都如此,何况蛮人了,但是两人想要游历求学,颖川却肯定绕不过去,林北担心孟获脾气上来会大杀一番,那样就很糟糕了。
  
      “诺。”孟获点头,他的年龄要比徐庶大一两岁,不过这段时间两人各为左右护龙卫,徐庶展现的才能和性格很让孟获服气,两人互为莫逆,就差磕头拜把子了,孟获会去游历也多半是因为如此,所以徐庶的话他还是能听得进去的。
  
      最后。林北看向了祝融夫人,祝融夫人自从上次用飞刀和崔兰来了个不胜不败后,除了教军士飞刀之术,别的时间就显得极为低调,一点都不抢孟获的风头,连她的容颜都未曾真正的示给外人看过。林北也没看见过,这是一个以夫以纲的女人,所以林北虽然明知道祝融夫人其实也很厉害,此刻却也并不多言,冲她微微点头,祝融回礼。
  
      “好了,你等去吧,我们在日南郡等待你等学成归来。”
  
      “拜别大人,夫子。”徐庶三人恭恭敬敬的朝林北再磕了几个头。骑马骑象,奔行而去。
  
      卞吉看着三人的背影,怅然若失。
  
      伤感来得快,去得也快,卞吉一个晚上便收拾心情,毕竟徐庶他们是求学,是好事儿,卞吉再伤感就有些悻悻作态了。
  
      第二日,乡寨再次起程。赶往长山。
  
      军船不能上岸,但是军船却也不能就此抛弃,所以便由一名名为余奢的千夫长率着军士搭乘军船,沿汉江出海,然后顺着海边往北行,因为没有精通海路之人。所以他们只是要找一个安全的港湾,先把这些军船放置于那里,等乡寨在日南郡安定下来后再回来把这些军船给弄到日南郡去。
  
      一路北行,路上一点事情都没有,林北也习惯了交趾郡一如既往的荒凉。这是见得多了,不再大惊小怪的感慨。
  
      两日之后的晚上,离长山不到二十里,乡寨再次扎营,游骑四出,带回来了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那就是长山下面居然有一队黄巾。
  
      这队黄巾一千余众,驻扎于长山附近的一个废弃的村庄里,游骑探回来的消息是这队黄巾应该已经在这里很长时间了,好在数量并不多。
  
      “这些黄巾为何驻扎于此?”卞吉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是守着通过长山的吊桥?这吊桥连通交趾九真,确实堪称要道,不过两地一向往来甚少,实在奇怪。”
  
      林北想了想道:“恐怕这些黄巾还真是要守着吊桥了。”
  
      还记得林北猜测大蛮子要自立为王么,从大蛮子一系列的作风来看,此人堪称帅才,心怀大志,黄巾此时虽然鼎盛,大蛮子却应该早就想好了退路,万一黄巾事败,他便会带着残余的黄巾退往九真,卞吉都能看出这里的吊桥的重要性,大蛮子没理由看不出来,所以有军士守卫也是理所当然,不过此地只有一千黄巾,说明大蛮子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崔兰道:“不管如何,只要率军士攻破那些黄巾便可。”
  
      林北点头,不管大蛮子什么目的,乡寨却都得攻破黄巾。
  
      卞吉却摇头道:“大人,虽然要击败这些黄巾,但却要做一些准备,否则必无功而返,过不得长山。”
  
      “夫子何出此言?”
  
      卞吉道:“因为你等未到过长山,所以不知那吊桥是何等险恶之所,黄巾驻扎于此,必有守护吊桥之人,一旦我等攻打黄巾主力,这些人便会斩断吊桥,事倍功半啊。”
  
      崔兰虚心的问道:“夫子,那吊桥到底处于何等险恶之所?”
  
      卞吉站起身来,指着前方的长山的虚影言道:“长山峻岭约数十座,吊桥就悬于这些峻岭之间,下面是百千丈的悬崖,吊桥有长有短,短的约摸数十丈,长的却达几百丈,飞鸟难渡,如若我是那黄巾贼,只需派数十人把守吊桥的山头,以火把狼烟为号,便可阻百万大军于山前,所以这山下的黄巾贼要打,但是那山上的黄巾却更要提防,免致功亏一篑。”
  
      千余黄巾好破,以乡寨的战力,以暗袭明,难度并不大,难就难在不能让山下的黄巾给山上的黄巾传出消息。
  
      崔兰也明白了,点了点头:“倒是我想得简单了。”
  
      林北关注的却是另一个问题:“夫子,照你所言,长山飞鸟难渡,人必不能行也,如此一来,这些吊桥又是从何而来?何人架设的呢?”
  
      吊桥悬于各山山头,如果山比较好攀登还容易,但是连飞鸟都难渡,那么必是穷山恶水,有那架设吊桥的功夫还不如开辟别的路呢,所以林北才好奇。这吊桥究竟是何人架设的,莫非是一些飞檐走壁的高人异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