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仙游缘 > 第一零四章 太阳出爬山坡

第一零四章 太阳出爬山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倒是众人之中头脑最清醒的钟荇,还记得提醒一声:“等一等,先把这条奕山泥蟒分了吧。陆道友出力最多,妖丹又在他体内,我建议妖丹归陆道友,蛇皮蛇肉我们均分,如何?”
  
  一心只记挂着出洞的小伙伴们这才想起,对啊,殊死搏斗一场,若不拿走猎物岂不是亏大了?就连苏绒绒这个网游鏖战多年的老玩家,都被一时尴尬冲昏了头,果然关键时刻还是学霸淡定!
  
  既然出口近在咫尺,大家也不急着走了。在钟荇的指点下,徐奕阳等奕琅门年轻一辈取走了最适合炼制法器和丹药的蛇皮、蛇胆、蛇膏、蛇睛等物;陆泊分走妖丹和可制作暗器的蛇牙;苏绒绒没什么需求,就把所有蛇肉打包了,当做灵食食材。
  
  不过令苏绒绒意外的是,三阶奕山泥蟒肉,灵气饱满,但比之祁渊明万藤沟里的二阶赤鱬肉却是小巫见大巫。照理说,妖兽的修为越高,兽身灵气就越充盈,赤鱬肉有违常理。不过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归结于自己见识少。
  
  钟荇是最后一个挑的。说是挑,其实跟捡垃圾也没什么区别了,只要是没人拿的,包括蛇头、内脏、蛇血之类的他一样没拉下,甚至还划开蛇肠,一一辨别其中没有消化完的猎物,偶尔发现好东西,就兴奋地向大家展示。只可惜没人有这个兴致,纷纷躲得远远的避开腥臭味,红绫还差点吐了。
  
  苏绒绒叹为观止,难怪都说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估计只有钟荇这种穷掉渣的老学究才会对常人不屑一顾的东西那么认真。不过这也坚定了她想与钟荇结交的信念,毕竟如她这般四处漂泊为生,结识英雄不如结交奇人来得有助益。
  
  钟荇连连摇头,嫌弃小儿不成器,不过还是好心地从内脏堆里挑出一个墨色肉囊扔给徐奕阳,吩咐他回门后用肉囊中粘液浸泡蛇皮,可令战斗中被烧干的蛇皮恢复韧性。
  
  收好战利品,众人一派喜气洋洋。搏斗时只顾活命没想太多,现在宝物当前,小伙伴们才明白为何修仙前辈们不惜越级拼命都想猎杀异兽,自觉一夜间成熟不少——虽然这种得意很快被钟荇嗤之以鼻。
  
  当下,徐奕阳搀扶陆泊,程沐白背上王婧武,七个人欢快地走进通往出口的通道。
  
  钟荇是个穷人命,经过岔路窄洞时,还不忘进去转转,结果还真被他捡到几张蛇蜕和一些零落的法器,顿时就眉开眼笑的。
  
  快走到出口时,苏绒绒才看清楚,为他们挖开出口的云纹穿山甲居然有六七只,都乖乖听从被虫王寄生的小穿山甲的号令,勤恳工作着。
  
  见他们走出来,一众穿山甲纷纷逃散,只留下三只最年迈的,竟然倒地自尽了。而那只被虫王寄生的小穿山甲,却邀功般摇头摆尾走过来,亲热地蹭苏绒绒。
  
  苏绒绒眼中惊讶,心里却琢磨着,大约是虫王使了什么手段,胁迫了这群穿山甲来帮忙,虫王记得门派任务需要抓捕云纹穿山甲,就干脆送上门来,免去了再度奔波。
  
  简直是二十四孝好灵宠有木有!
  
  苏绒绒心中感动,不过面对众人惊愕的目光,她便淡定地扯了个谎:“是这样的,我前日机缘巧合救了这只穿山甲一家,现在它们来报恩了。”修仙世界,机缘奇遇属于个人私密,就算有人不信也不好追问。
  
  为了演戏逼真,苏绒绒特地取了些兽灵丹交给小穿山甲,吩咐它回去后分给同族,算作报答。虫王就趁机离开穿山甲的身体,钻入苏绒绒的衣袖里。那小穿山甲一得自由,撒腿便跑得没了影子。
  
  如此一来,这回进山的事务就全部了结了。
  
  蛇洞的出口开在一个向阳的山坡,虽然地处山谷,却独得日光亲厚。
  
  此时约莫早晨十点左右,经历一场大雪后,阳光灿灿格外亲切,仿佛世界都因此柔和下来。
  
  从昨天傍晚进洞,经历九死一生,众多变故,到如今也不过十几个小时,却令人感慨万千。尤其是徐奕阳等几个初尝刺激的年轻人,一夜之间眼界都开阔了不少,不顾身体疲倦,兴奋地交流心得。
  
  苏绒绒因为有过被困傀儡虫洞的经历,此番不再激动,却另有一番感悟。
  
  在傀儡虫洞时,只有她与陆泊二人,一路跌跌撞撞,好几次走到绝路,其中辛酸一言难尽,回忆里充斥痛苦与烦躁不安;此次同样是困于洞穴,却因为有了团结一心的小伙伴们,还有钟荇这个人型攻略本,虽然也有危及性命的时刻,回忆起来却心中温暖,受益匪浅。
  
  这就是队友的力量啊。
  
  苏绒绒环顾说笑的众人,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
  
  “天气真好啊!”她尽情地撑开四肢,伸了个大懒腰,笑道,“日头这么好,晒得我想唱歌。”
  
  “好啊好啊,我还没听过绒绒你唱歌呢!”红绫也拍手笑道。
  
  “别说苏道友了,我进奕琅门内门十多年,都没听人唱过歌。”徐奕阳附和。
  
  “没办法,掌门说凡俗歌舞皆是靡靡之音,修仙世界本就是缺情少趣的。”程沐白也难得打趣。
  
  苏绒绒已经憋了很久没那么放松过了,当下就深呼吸咧开了嘴。
  
  陆泊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惜不待他阻止,苏绒绒中气十足的歌声已经悠扬盘桓于奕山上空:
  
  “太阳出来我爬山坡,爬到了山顶我想唱歌,歌声唱给我妹妹听啊,听到我歌声她笑呵呵——春天里那个百花鲜
  
  ,我和那妹妹啊把手牵,又到了山顶我走一遍啊,看到了满山的红牡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