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仙游缘 > 楔子

楔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洲大陆。
  清虚山谷上空。
  一个粉色的身影如利箭一般穿破层层萦绕的山岚白雾,似乎在寻找什么。
  在她后方,隐约可见一个青色的影子紧紧跟随她的飞行轨迹,口中念念有词,不断加速追赶。
  青衣人的速度比起粉衣女子略快,几次提速小爆发过后,就堪堪超越到她前方,身形一抖,虚空中一面无形的威压之墙就迎面罩下来。
  粉衣女子微微蹙眉,一个漂亮的圆弧滑行,堪堪避开其锋芒,纤指微动,几个圆滚滚的东西就被她抓在了手上。她凝眸打量来人,以眼神询问对方的来意。
  青衣人呵呵一笑,端着仙风道骨的架子,居高临下地对粉衣女子道:“绒仙子,别挣扎了,敝宗宗主爱慕你已久,无论是你借以称霸夏洲的仙灵阵法,还是天下一绝的容颜,都是宗主梦寐以求,还望你屈尊成全一番了。”
  粉衣女子懒懒地勾勾嘴角,没甚诚意地笑了笑。自从她修仙有成,这类言辞听了没有一万也有九千,她都想设置屏蔽关键词了。
  青衣人见她一脸不以为然,便加重了语气威胁道:“绒仙子,饶是你的法阵再厉害,也只是刚刚踏入化神初期。若对上我这身已经化神数百年的修为,你以为赢得了吗?你应该懂得,化神期的每一个小阶段差距有多大吧?”
  粉衣女子摆出一张面瘫脸,不予置评,转瞬又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二话不说扬手就把指间扣着的四枚黑色圆球甩向青衣人——浪费姐的时间!
  青衣人还想文绉绉几句,不料对方一句话都没回就动手了,黑球已经近在眼前。来不及施展法术,他只得祭出本命法宝玄旸剑。
  这玄旸剑是能在夏洲地界兵器榜排入前五十的法宝名器,乃万年玄铁经由地心炽火反复熔炼而成,从他结丹起就蕴养于识海,早已修到人剑合一的状态。
  玄旸剑一出,青衣人脸上多了几分得色,他举剑向空中的黑球挥出一道剑气,就想还剑入鞘。不料那四枚黑球迎上剑气,轰然爆炸,爆发的气浪竟似有排山倒海的威力,几乎把猝不及防的青衣人整个掀飞。
  粉衣女子却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也不见她如何动作,只是用手指如弹琴般飞速点拨着什么,就有几个巨大的火球从左右包围了青衣人。
  青衣人急忙稳住身形,手腕一转,正欲入鞘的玄旸剑就自动挥出一道道剑气,将火球一一打散。
  然而不等他放松,一波一波的烈火群箭术、天灵金枪术、玄冰万箭术如下雨般从四面八方袭来,让他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招架。
  青衣人脸色越来越差,粉衣女子所施展的法术皆是需要手印、口诀的高级法术,然而她的施法速度却超越常规,似乎意念所至即可施法。饶是他早听说这绒仙子一攻击起来便有如千手观音一般,却以为那是靠小型法术以量取胜,断没料到每一个法术都有如此威力。
  正惊疑间,他的剑招露出了一个破绽,猝不及防就被一道法术金枪削破了手臂。他急忙回防,然而没多久,又被接踵而至的火球烧了一缕头发。时间流逝,他的剑招破绽越来越多,身上处处溅血,四周的法术却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
  粉衣女子看着自己身前半透明的法术面板,轻蔑地微笑着。不管这位道友的体质多好、功法多熟练,也顶不过她的小型灵能弹和脸滚键盘快捷键攻击吧?
  果然一盏茶时间过后,青衣人已经浑身染血,行动也渐渐迟缓。他再不敢怠慢,大喝一声,催动体内最精纯的灵气遍布四肢百骸,硬化肌肉;同时召出他最强力的防御法宝金鼎洪钟,将周身都罩在坚固的钟壳里。
  可惜召唤法宝难免需要唱诀,就在唱诀期间,他的肉身又被各种法术反复轰炸了一轮,有些伤口甚至深可见骨。
  粉衣女子看着青衣人的法宝洪钟,不满地撇了撇嘴,嫌弃他又要拖延时间。
  本来她快速施法,逼他乱了阵脚,目的就是要逼得他全力以赴,尽快使出大招。毕竟能走到化神期的修士,哪怕只是靠丹药堆出来的修为,也算站在了夏洲大陆地界的顶端,平日里挥手间生杀予夺,伤害都以万人计,若不是实在撑不下去了,断不会轻易使出压箱底的绝杀大招。
  然而,对手的绝杀大招一刻不出,就一刻不能掉以轻心。粉衣女子怀揣重要目的而来,岂容他人觊觎在侧?她要用最快速度彻底解决这个麻烦。
  算算青衣人的防御差不多成形了,她纤指在虚空中点了几下,从背包面板里取出二十个她自制的小型灵能弹,用灵力做了保护层,很豪气地甩向青衣人。
  青衣人吃过这陌生黑球的亏,再不敢掉以轻心,无奈他挥出的剑气无法破坏灵力保护层,只得急忙结成剑诀,又催动一口心头血喷在剑上。
  霎时间山谷中狂风蔽日,鸟兽奔逃,一道似烈焰又似血气的红芒从玄旸剑中咆哮出世,竟是一头全身燃烧的蛟龙。这烈火蛟乃是玄旸剑的剑灵,又融入了青衣人的心头血,一时凶猛无比,甩甩尾巴就焚尽一方生灵。
  接到主人指示,烈火蛟疾飞上前,大嘴一张,吞噬了已飞到近前的二十枚灵能弹。不料灵能弹受压,同时在空中引爆,气浪滔天,直把青衣人的法宝洪钟炸出一条条裂痕,要不是有烈火蛟抵挡,怕是要在这清虚山谷炸出一个大坑来。
  烈火蛟的身体被炸虚了几分,看来受伤不小。青衣人一边安抚烈火蛟,一边瞥向依旧稳稳浮在空中的粉衣女子,眼神阴鸷不已。
  他从小就是富庶一方的修仙大家嫡子,被誉为不世出的天才,享全家之福利,一路遥遥领先同龄人,又有幸得遇不少机缘,千年间吃了不少苦,甚至做了不少腌臜事,才终于混到这个高位。然而眼前这个粉衣女子,据说年龄还不足百岁,竟突破至化神初期,还被公认为夏洲阵法第一人,名震整个夏洲地界。
  此次来捉她回宗,不仅是因为宗主多次殷切恳求,更是他想会会这个传言中独一无二的修仙后辈,却没料到,不到半个时辰就被她逼出了自己的最强底牌烈火蛟。
  粉衣女子此时已停了法术,高高悬在空中,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兀自手指翻动,口诀不断,引得身周灵气纷纷蠢动,不过几瞬,竟如方阵一般轰鸣起来。
  青衣人见状,瞳孔微缩,猛然想起这女仙是以一手绝世法阵发家,再瞧这灵气波动,他心下警钟大作。
  然而粉衣女子只是温柔地一笑,然后轻轻扬了扬手。
  霎时间,青衣人身周景色突变,锣鼓声、喊杀声、兵刃撞击声震耳欲聋,摄人神魂。几十万精兵在他四周交战,方圆千里内早成了一片血色的焦土,哀嚎惨叫声此起彼伏,这个小小世界就是一方修罗战场。取一人性命,在这里,不足一提。
  这里,已经不是单纯的法阵,而是一方绝对领域。
  青衣人嗅到空气中浓厚的血腥味,不禁脸色煞白,从灵魂深处升起的绝望,让他本能地战栗不已。虽是第一次亲历,他却早有耳闻——
  双生五行阵!!
  绒仙子的最大底牌!
  青衣人愤恨不已,夏洲大陆的高阶修仙者很少死斗,一是大家修炼不容易,二是高阶修仙者实力强横难杀,然而这绒仙子与他交手短短时间,竟将局势导成了双方底牌的对决!
  当下他再端不住什么化神修士的架子,破口大骂起来:“你个疯女人,哪有你这么迫不及待逼人死斗的!如此凶悍天道难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