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栖息之陆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恭喜恭喜……”
  虽然只是最佳新人,但这是盛世娱乐的艺人第一次拿奖,陆安琪认为是个好兆头,决定要开庆功会热闹一下,颁奖礼结束接受采访后夏栖飞回本市,直接被拉到了陆安琪包下的嘉年华里,许天晴和姜江他们都来了,夏栖进门就迎着众人连声的问好,忙不迭的道谢。
  众人热闹了一阵后又纷纷同夏栖单独道喜,夏栖受宠若惊,来者不拒,一会儿就喝的脸颊发红。
  
  “好了,少喝一点。”陆安琪轻轻按了下夏栖的酒杯,笑着压低声音,“他一会儿过来,别醉了。”
  陆安琪没指名道姓,但任谁都知道“他”是谁了,几个和夏栖关系好的女艺人露出心照不宣的揶揄笑容,夏栖只能装没看见,低头笑,等人少些的时候才小声问陆安琪:“陆先生不是有工作吗?”
  “是有工作,不过知道你今天拿奖,公司还有庆祝,会过来看一眼。”陆安琪看了看时间,叮嘱道,“估计一会儿就到了,别喝太多,他也呆不长,我让人定了小包间,你们一会儿自己去说话,等他走了你们随便疯。”
  夏栖乖乖答应着,当即不再喝酒了,幸得大家已经恭喜完毕,开始各嗨各的了,夏栖坐到吧台一角,边刷微博评论边等陆轩。
  
  微博评论早已爆了,粉丝们都在恭喜他,夏栖跳下高脚椅,找了个光线充足些的地方自拍了一张,发微博感谢粉丝们一路的陪伴。
  
  “夏栖……”
  夏栖抬头,姜江不知何时站在他身边了,夏栖忙笑道:“江哥。”,姜江方才并没跟众人一起来恭喜他,夏栖决定还是再喝一杯,姜江过去一直照顾他,这半年虽不知为何疏远了他,但夏栖心里一直将他当前辈,很是尊敬。
  姜江看着夏栖,目光复杂,犹豫了下道:“夏栖……”,周围太闹了,说话实在太不方便,姜江看了看左右,“跟我出来下吧,有点事一直想跟你说。”
  夏栖不明所以,放下酒杯跟了出去。
  
  姜江一路将夏栖带出好远,幸得整个楼层都被陆安琪包了,还是能找到个安静的地方,姜江深吸了一口气,道:“夏栖,对不起。”
  夏栖愣了。
  
  姜江将之前知道柏沐川要害他,自己却没有告诉他的事说了出来。
  姜江似是憋了很久,说完后如释重负,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我知道陆总很护着你,你可以告诉他,我不怕陆总会教训我,我……夏栖,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姜江眼中尽是羞惭:“我当时很嫉妒你……对不起。”
  
  “我不会告诉陆先生的。”夏栖摇头,“您放心。”
  姜江蹙眉,夏栖笑了下:“您本来不用告诉我这些的,但您还是说了。”,姜江可能是有过私心,但归根究底他不是个坏人,不然不会一直因良心不安而对自己躲躲闪闪,如今还特意将当时的实情说了出来。
  夏栖真心道:“上次的事已经过去了,想要害我的是柏沐川,我心里清楚的,而且……这段时间,我大概也猜到您一直躲着我是为了什么了。”
  “我被雪藏那会儿您一直照顾我,上课时带着我,教我唱歌,在别人欺负我时替我解围……”夏栖一笑,“我都记得的。”
  
  想起当初同在珠光时默默无闻的那些年,姜江眼眶瞬间红了。
  姜江长吁了一口气,揩去眼角眼泪,低声道:“谢谢你……”
  
  “刚到盛世后我一直没什么工作,同期的艺人一个比一个混的好,新人们搭上大老板的也比我吃得开,我……我当时疯了……”姜江痛苦的搓了搓脸,“是我鬼迷心窍了……我早就知道,你跟柏沐川他们不一样。”
  夏栖深呼吸,他知道姜江一直非常厌恶圈里这种事,他还依稀记得,当初有位很有名气的导演想包养姜江,如果姜江答应了,那他现在的成就肯定不止是这样,但是姜江当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说起来,姜江其实是个难得的只靠自己的能力在圈里打拼的艺人。
  
  “夏夏……”将话都说开后姜江心里好受许多,他看着夏栖,突然觉得他跟初识时没有任何区别,忍不住道,“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我还记得你刚进公司那会儿,那个官二代要你陪他,你差点被打死也没答应,你不是这种人啊,你为什么……”
  
  “姜哥。”夏栖无奈一笑,抬眸道,“那你知道,当初我是怎么逃出来的吗?”
  姜江怔了下,他当时跟夏栖并不熟,也是那件事之后才知道公司有这么一个人,也是因为这件事,在夏栖恢复好回公司后姜江才一直格外照顾他。
  夏栖抿了下嘴唇,低声道:“当时是陆先生救了我。”
  姜江不可置信道:“陆总?”
  
  几年前那段不堪回忆再次涌现到眼前,夏栖闭了闭眼:“我当时在饭局上被下了药,什么都不知道,没有意识的时候就被抬去了包间里……稍微清醒点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来了,他想……呼……”
  “我不答应,虽然被下了药没什么力气,但我不配合,他根本压不住我,我踢了他,给了他几拳,但头太晕,打不过他……他应该是磕了药,找了个酒瓶砸我,差点把我鼻梁打断……最后酒瓶子碎了,他说再不听他的就划我的脸,我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做这行无论如何不能毁容,我跟疯了一样往外跑,居然真的跑出来了,但没用,隔壁包间里就是他的人,他们出来要抓我,我跑到走廊上,正好被陆先生遇见。”
  
  夏栖嘴角溢出一丝幸福笑容,小声道:“侍应生看到我都吓跑了,只有陆先生没躲,我跑到他身边去,那些人认出陆先生来,也看出我被打的厉害了,怕事,就跑了。”
  那天是陆轩将夏栖送去了医院,为他交了定金,在夏栖当时的经纪人赶到时才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