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 第129章:我求你,宋巷生

第129章:我求你,宋巷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知道了。“
  
  半晌后,南先生从口中溢出这么一句,极其的寡淡、薄浅、找不到任何的情感。
  
  哪怕是陌生人知晓有人得了绝症,多半都不会这般的寡冷。
  
  更何况死亲子。
  
  但无论他是什么态度,院长还是要把该说的话都说了,“先生如果有时间的话,还是……尽快来一趟,因为发现的时间较晚,根据相关医生的检查结果来看……并不乐观。“
  
  并不乐观,已经是说轻了,晚期的骨癌,那是绝症。
  
  南风谨“嗯“了一声后,挂断了手机。
  
  他面色如常的上了车,好像刚才那一瞬间的停顿和迟疑,不曾发生过。
  
  宋巷生什么都没有问,靠在椅背上静静的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流逝的风景。
  
  南先生也很是沉默,上车后,一句话都没有说,整个人似乎是有些……出神。
  
  司机透过后视镜朝后座上的两人看了一眼,又快速的移开视线。
  
  当路程行驶到一般的时候。南先生削薄的唇动了动,开口了,他说:“去……疗养院。“
  
  司机没有任何的迟疑,在前方拐弯的地方径直变换了方向。
  
  “巷生,陪我去一趟。“南先生长臂把人抱在怀中,胸膛因此被充盈满,好像可以因此遮盖住心底的徘徊和迷蒙。
  
  宋巷生去过他口中的疗养院,他这般,她也猜到了多半是冯筱柔出现了什么问题。
  
  从上一次宋巷生便察觉到,南风谨对待自己的母亲带着强势和轻蔑,却也……并不希望她死。
  
  就像是他们如今的关系一般,不管无论的冰封和冷凝,他都要死死的拽着,死死的扯着,怎么都不愿意松手。
  
  即使是,相互折磨。
  
  疗养院内,院长病理诊断报告递给了南风谨,同时说道:“……检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没有办法阻止的地步……“
  
  南风谨捏着手中的诊断报告。眸光深邃而冷凝,“为什么现在才查出来?“
  
  院长顿了顿,“……这……院内虽然会定期进行身体健康方面的检查,但……如果患者在入院前没有进行相关疾病的登记,且又没有明显病症的情况下,通常都不会做骨癌这方面的筛查……“
  
  院长虽然随后表示了歉意,但早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还有多长时间?“
  
  院长顿了下:“依照保守估计来看,短则半年,长则……一年,骨癌……恶化的很快。后期患者可能要承受的痛苦也极大……“
  
  换而言之,就是要活受罪着死抗。
  
  南风谨的眼前好像在刹那间就变成了一团黑,漆黑的没有一丝的光亮,什么都透射不进来。
  
  宋巷生听到他走出来的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
  
  下一秒,跟他的视线对上,南风谨猛然就把人紧紧的搂在了怀中,他的身上有些冷,宋巷生迟疑的拧了下眉头。
  
  “她得了……骨癌,晚期。“南风谨将她抱的很紧,紧的像是溺水的人在抓住生命中最后的一根稻草。
  
  宋巷生……感受到了他心中的绝望。
  
  宋巷生脊背顿了下,没有推开他,失去亲人是什么感觉,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去看看她吧。“
  
  既然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最后,无论是恨还是怨,终究是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人。
  
  南风谨手臂慢慢的松开,对上她的眸子,他哑声说:“……我从未希望她死。“
  
  就算是恨到了极致的时候,都从未想过。
  
  他深邃的眉眼认真且坚定,不是作假。
  
  南风谨握着她的手,走到了冯筱柔住的房间。
  
  因为身体上的疼痛,即使是精神不正常的病人此刻也没有了折腾的能力,就那么躺在床上,时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
  
  南风谨站到了床边的位置,数秒钟后,终究还是坐了下来,他们是母子,但从南父死亡的那一天开始,就形同仇人。
  
  冯筱柔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的儿子,在她挚爱的丈夫死后,直言不讳的言明拿着丈夫的骨灰去喂了狗。
  
  那是她一辈子的挚爱,没有人能那么对他,即使是亲子也一样。
  
  “滚,我不想见你。“
  
  疯疯癫癫的冯筱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病重的原因,在慢慢的恢复神志。
  
  如今清醒的时间已经越来越长。
  
  南先生清冷如昔,俊美清萧的面容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他说:“……骨癌,最多只剩下一年的时间,冯筱柔你活了这一辈子,这么多年来,你可曾记得过,自己有过一个孩子?“
  
  你们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却从来未曾给过他一天的安稳和温暖。
  
  冯筱柔把枕头砸到他的身上,恶狠狠道:“如果早知道我生下来的是个没有感情的怪物,我宁愿从来没有你这个儿子!“
  
  南风谨将砸到自己脸上的枕头捏在手心,指腹在上面摩搓了下,墨色深瞳半敛着,他说:“那真是可惜,你想我死。可偏偏死的人是南世墨。“
  
  “滚,你给我滚!“冯筱柔气急败坏的把手边能丢的能砸的东西一股脑的都朝他扔了过来,“滚啊!我没有你这种儿子,你怎么不去死,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她说:“我很快就能去陪他了,而你一辈子,都不会体会到被人爱是什么滋味,你这个……怪物!“
  
  她是他的母亲,却不吝啬于用最恶毒的言语诅咒他。
  
  南先生将手中的枕头放到一边,慢慢的站起了身,“看来,即使是病重对你也没有什么影响,冯筱柔,我们下次见面……多半不会是什么好场面,你……自求多福。“
  
  每一次的前来,最后都只有一个结果。
  
  冯筱柔如果恢复了些许的神志,那便跟今天没有什么两样。
  
  若是没有任何零星的记忆,便是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院长和主治医生都在门口,正商谈着冯筱柔的病情。
  
  宋巷生一直跟在南风谨的身旁,在走出病房的时候,回头朝着冯筱柔细微的看了一眼。
  
  结果不期然的就正好对上了她的眼睛,一瞬间的对视,让宋巷生的眸光闪烁了一下。
  
  因为宋巷生隐约的从冯筱柔的眼睛里看到了……泪光。
  
  当她想要看清楚的时候,冯筱柔已经收回了视线,一切都像是错觉。
  
  “给她用最好的药,能拖到几时是几时。“在离开前,南先生声音低沉的毫无波澜的说了句。
  
  院长会意的点头。
  
  ……
  
  夜色会所。
  
  锦瑟在从张潇潇的口中得知陈恩瑞被送到了精神病院后,当即就握紧了手中的酒杯,“你确定?“
  
  张潇潇:“reborn亲口说的,应该是真的。“
  
  锦瑟倒一杯酒,尽数喝了进去,沉声道:“谁能想到当年高高在上的陈小姐如今会落到这一步田地。“
  
  张潇潇:“现在陈家已经覆灭,陈恩瑞也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这一切……是不是都该结束了?“
  
  锦瑟闻言却只是笑了下:“结束?“
  
  他勾住张潇潇的下颌,两人里的很近,张潇潇看着近在咫尺的,相似的面容,神情在一刹那的时候,是带着些许恍惚的。
  
  锦瑟看着她涣散而眷恋的目光,手下的力大慢慢的加重,下一秒……重重的吻了上去。
  
  “啪“,张潇潇在刹那间的大脑空白以后,扬手就给了他重重的一巴掌,“你疯了是不是?!“
  
  锦瑟伸手揩了下唇角,眸光扫在她的脸上,“潇潇,你不喜欢我吗?“
  
  张潇潇拿纸巾在唇瓣上擦拭了两下,“你喝多了,说什么疯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