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前夜 > 第229章 哭不出来的感觉

第229章 哭不出来的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赢了。”
  
      当李杰和几个队员完成搜索回来以后,李杰阴沉着脸,虽然他一向死要面子,虽然他觉得很挫败,但他还是咬着牙对黎索说:“美女,你赢了。那些机车都是有故障的,大概能用的早就被开走了。我们搞不定,你赢了,可是你发誓,这是你希望看到的?”
  
      黎索无语的苦笑了一下,说:“拜托,这怎么可能是我希望的?难道我会不希望能开动火车,走得更快更安全一点吗?但是李杰,我们真的不能浪费时间了。”
  
      李杰点了点头,毕竟他还是一个很讲诚信的人。尽管过去开野鸡诊所的时候常常忽悠他的患者,但一旦涉及到费用,他倒是从来都说一不二。他的理念是,能忽悠患者给钱那是本事,但说好了价又想耍赖,那就非常的没有节操了。
  
      “好,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李杰本来计划在火电厂呆两天,现在既然开动机车无望了,他也只能更改计划,说:“但是,在出发前,我们必须得把一件事解决了。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说,或者说,我一直不愿意去相信。不过,为什么我们从出发到现在,一再的遇到袭击,甚至是伏击,为什么我们的敌人,总是比我们领先一步呢?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们当中有内鬼。”
  
      李杰说这个话的时候,所有的队员都是聚在一起的,即使负责警戒的鲁斯和黒木奎,也都被李杰叫来了。听了李杰的话,每个人的表情顿时都变得很严肃,也很复杂,也有一丝愤怒,更有一丝等待,等待一个结果。他们情不自禁的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周围的同伴,想知道李杰说的那个内鬼到底是谁。而且他们也知道,李杰既然在这个时候把话挑明了,那也意味着,他已经有了答案。
  
      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丰富。
  
      李杰从他们脸上一一看过去,
  
      当他看到鲁斯时,这个黑大个一如既往的平静,他没有躲避李杰的目光,也没有询问,他一向不喜欢询问,当了那么多年军人和保镖,他更习惯于执行,甚至看起来,如果李杰这个时候说鲁斯本人就是内鬼,让他开枪把自己毙了,他也会不假思索的执行。这样的人很简单,也很可怕,因为你真的看不到他的内心,或者说,连他自己也看不到自己的内心。
  
      看到林野的时候,林野微微的摇了摇头,眼神有些哀伤,林野骨子里真不是一个警察,他的内心细腻而柔软,他的哀伤,是因为小队里真的有内鬼这样的人存在,而这里的每个人,在他看来,都是亲人在所有的人都无家可归一无所有的时候,剩下的彼此,不是亲人又是什么?他很努力的冲李杰笑了笑,但是笑着笑着,他的眼泪就出来了。不管内鬼是谁,他都充满了哀伤。为了凑数,李杰把林野视为双鱼座的黄金,但内心深处,李杰一直觉得林野最像的,是仙女座的那个爱哭鬼。
  
      林野的眼泪让李杰摇了摇头,于是他把目光转移到了周博彦的身上。而周博彦对他的目光视如不见,他只是坐在身后的一张桌子上,嘴角带着一丝恶作剧般的笑。他很期待,很期待那个人被揭发的时候,又是什么表情。
  
      绕过周博彦,廖寂的表情十分复杂,他似乎很紧张,因为上一次被伏击,他和毕典菲尔特实在有很大的嫌疑,他也一直没有用证据摆脱自己把队友骗进埋伏圈的嫌疑。可他似乎又显得很愤怒,他看上去更想立刻找出那个内鬼,证明自己的清白,他的脸色发青,愤怒中还有一种仇恨,除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还想为毕典菲尔特报仇。
  
      而当李杰把目光投向黒木奎的时候,黒木奎的眼睛就像盖上了一层霜,什么都看不到。他抱着双手,微微低着头,散乱的头发遮到了鼻梁。他的表情……他现在什么表情都没有。
  
      “黑子,”李杰问:“刚才我让你去找输油管,你去哪里了?”
  
      黒木奎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只是耸了耸肩。他随便说句什么都可以,但他偏偏什么都没有说。
  
      一时间,所有的人表情立刻又变了。
  
      因为,这就是答案了。
  
      “老黑!”林野流着泪,一步窜到黒木奎的面前,揪住他的衣领,质问道:“真的是你?”
  
      黒木奎冷冷的说:“我只能说,无可奉告。”
  
      “你混蛋!”林野愤怒的大喊了一声,一拳把黒木奎打倒在地。然后又把他揪起来,拳头像暴雨一样砸在他身上,林野虽然爱流眼泪,青,有些显得懦弱,在女人面前更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但这些无碍于他的拳头的硬度。很快,黒木奎的脸上就鼻青脸肿,眼角也破了,还有几颗牙齿被他和着血水吐出来,不过,他没有还手。
  
      没有还手,足以说明他的内疚。
  
      而林野的愤怒,也比别的人来得更强烈。因为黒木奎不是廖寂,不是周博彦,更不是最近入伙的毕典菲尔特,黒木奎几乎是一开始就和他一起生存,一起战斗,一起活过来的,他们在灾难后一起的时间,比林野和李杰在一起的时间要长得多。当他们一起守护者米诺寻找李杰的时候,与其说是守护米诺,还不如说是守护他们在这个世界保持自我活下去的希望。他们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而现在……
  
      哪怕是一个最牵强的解释,一个最虚伪的道歉,甚至是最蛮横的否认,林野也会坚决站在他这一边。即使他明知道黒木奎只是狡辩。
  
      而和林野一样难过得几乎要疯狂的,就是米诺了。
  
      “奎哥,”米诺不像林野那样暴怒,但是她的声音充满了哀伤,哀伤得有些颤抖,她从头到尾一点都没有看出来,更是一点都想不明白,她只是叫了一声“奎哥”就已经泪流满面,然后哽咽着问:“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是啊,到底为什么?是活不下去吗?可是,更艰难的时候,不也都过来了吗?是图求什么荣华富贵吗?不要说现在根本没什么荣华富贵可求,就算有,那些东西对于你黒木奎来说不是毫无分量吗?是因为别的苦衷?可是再大再深的苦衷,如果身边这些人都不足以让你找到解脱,你还能找到别的人,别的方式帮你吗?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不要问那些无意义的问题了。”黒木奎猛然出手,尽管林野在暴怒之中已经给了他一连窜死命的打击,但是黒木奎还是能轻而易举的找到林野的破绽,他只用了一拳,就让林野抱着肚子跪在地上爬不起来了。这与其说是他有多厉害,还不如说他对林野实在太了解。他一点都不心痛的看着林野,说:“尤其是你,你那哭哭啼啼的样子实在让我心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