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中文网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疯狂中文网 > 前夜 > 第181章 我不是正人君子

第181章 我不是正人君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山头上冬天特别的冷,所以我们得在冬天以前尽量的多准备一些木柴。”
  
      虽然梅静颜和李杰见面也就是昨天的事情,但她说话的那种淡淡的,熟悉的语气,就像是他们已经相处了很多年,就像一个妻子在自然而然的对丈夫说,今天菜市场里的东西又涨价了,咱们是不是存点什么?这种感觉让李杰很受用,只有一点,他还不太确定自己现在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这个女人,现在是把他当做什么人来看待的呢?仅仅是她收留的一个幸存者?一个朋友?丈夫?还是亲人?梅静颜的语调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熟稔和亲切,其实却又是带着一种难以捉摸的距离的。作为一个心理专家(尽管是野鸡的),李杰此时有点难以猜测对方的真实心理。
  
      其实正常情况下,梅静颜对他应该还是很警惕的,至少他们互相真正的了解之前应该是这样。
  
      “呃。”李杰摸了摸自己刚长出一些头发渣子的脑袋,顺口说:“烧木柴吗?会不会很不环保?”这么一说他自己就笑了。这个山头上长满了茂密的树林,而且很多树长得很高大,如果就他俩的话,他们砍掉是树木,可能还赶不上新长出来的树。
  
      梅静颜微笑着说:“不用担心这个问题,至少暂时不用。而且,我们不用砍伐活着的树木,实际上,这里有很多干枯的树枝,还有一些死掉的大树,你不必为烧柴火带有负罪感。”
  
      李杰不要意思的笑了一下,跟着梅静颜下了楼,其实在他去砍树之前,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把一棵倒在他们住的房子侧面的大树肢解掉,那棵树早已经干了,从它的根部来看,它应该是被风刮倒的,估计都在那阁了好几年了。而李杰也很快就明白为什么梅静颜住在这里,却没有打过这棵树的主意那是因为这里既没有锯子,也没有真正砍树的斧头,他能用的,只有一把短柄斧。
  
      李杰花了一个早上,也只是把大树的枝干砍了下来,要想把整棵树都肢解成木柴……他一时间觉得有点漫长。事实上,这一个早上,光是斧头从木柄上脱下来,就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李杰有生之年从来没有干过劈柴的活,虽然他的力气还是很充足的,但也花了一个上午,才慢慢的掌握了一些劈柴的诀窍,这还真不是有力气就能做好的。
  
      然后他就在想一个问题,什么才是末世呢?除了生死,还有不是直面生死,却更为严峻的考验。回想起他以前看到过的很多末世,突然发现,也许自己要开始学种田?
  
      到了正午,当太阳直射的时候,李杰扔掉了那把再一次从木柄上脱落的斧头,看着自己满手的血泊,一屁股在那根粗大的树干上坐了下来。而这时候,梅静颜提着昨天那个竹篮,给他送饭来了。
  
      “看起来,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梅静颜在李杰的旁边慢慢的把饭摆开,有5个白生生的,冒着热气的大馒头,一块酱肉,一碟咸菜,还有一碗粥,这些东西一看就让人很有食欲。尤其是那些馒头,老实说,李杰真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吃过这么好的食物了。最起码要追溯到在基地里训练的时候,但那时候吃的都是营养餐,李恩慧那种人安排下来的食谱,是绝对不会有口感这种概念的。
  
      李杰看着那些热馒头眼睛一亮,不过,当他刚把手伸到馒头上空的时候,就被梅静颜打了一下,然后他听到梅静颜说:“洗手!别那么不讲究!”
  
      要是换个人,李杰一根中指就伸出去了。讲究?讲究个毛啊!这可是末世!连生肉腐肉都不知道吃过多少次了,还洗手呢?他的肠胃,现在估计搞二两鹤顶红孔雀胆什么进去,最多也就是拉几天稀了事了,还怕手上有细菌?再退后几年说了,中国人的肠胃早都是他妈的化工厂了,什么三鹿奶粉,地沟油,塑化剂,那些统统都是浮云。
  
      洗手?好,李杰呵呵一笑,别的不说,被梅静颜一下把手打开这个过程,倒有些让他享受。这就是妻子管丈夫的节奏嘛。
  
      “这斧头太难用了!”李杰听话了把手洗干净以后,一手抓着一个馒头狼吞虎咽的大快朵颐,一边含含糊糊的抱怨着那折磨了他一上午的斧头。
  
      梅静颜则平静的说:“这把斧头我用了一年了,你早上在一楼的房间里看到的那些木柴,都是我用这把斧头劈出来的。”
  
      李杰一时有点语塞,他做出了一副被馒头噎着了的样子,喝了点水以后,他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再去抱怨那把斧头。不过他还是决定再问一些问题,毕竟有些事情关系着生存,比起担心刺伤梅静颜来,这些问题更重要。
  
      李杰并不掩饰的说:“我看了一下这里的设施,这个气象站可能在灾难前就很少有人光顾,但也一直有人住在这里。灾难后,你也不是一直就自己一个人主住在这里?”
  
      其实类似的问题李杰昨天晚上就问过了,当时梅静颜只是一阵沉默。李杰知道这会触及她的伤心事,但是从他的心理学专业来说,有的事说开了反而更有利于心理的康复。很多事情,你不可能因为伤心就不去面对,躲避永远都解决不了问题。
  
      梅静颜这一次没有再沉默,而是平静的说:“我丈夫曾经是这个气象站的站长,这个气象站修建了好几十年了,是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但是我们这里的待遇不好,很长时间都留不住人,也就是近几年进来的人要多一些。灾难爆发的时候,这里也不能幸免,很多人都感染了,活下来的大概也就十多个人。但是这里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虽然离市区很近,但一向比较清静,所以基本没什么外面涌来的丧尸。所以后来我们把这里面的丧尸清理了……”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有点难受,用手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李杰知道,那是因为他们清理的丧尸,都是自己的同事乃至亲人。这也许也是梅静颜昨天没有说话的原因。
  
      梅静颜顿了一下,缓了一口气之后,眼睛微微有些潮湿,说:“我们幸存下来的人,最开始都非常的恐惧,我丈夫带着大家,先是炸断了和外面联系的大桥,又对原来的住房进行了改造,平安的度过了最开始的阶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